成都八旬盲人独居 陌生人上门帮洗被褥还垫钱替他找保姆

2019年01月21日 07:19:14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于遵素 陶轲 编辑:许成嵩

唐昌文(右)给代玉超老人打胰岛素

  偶遇

  唐昌文上门给老人买饭、打扫,下班后,还在代玉超家一直陪着老人。

  体贴

  唐昌文利用下班时间帮代玉超找保姆,并自己垫付了几百元差价找好了保姆。

  操心

  唐昌文说服代玉超检查眼睛,帮忙挂号,又带他去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做检查、拿报告、问医生,前前后后忙了一周。

  1月18日,唐昌文又一次来到星辉西路8号院代玉超老人家中,询问他吃饭怎么样、胰岛素有没有按时打等事宜。从11日开始照顾代玉超的保姆金大姐会及时地给唐昌文发视频、发消息,这让唐昌文放心不少。

  唐昌文和代玉超此前并不认识,因为工作原因,1月6日,唐昌文偶遇了在院子里求助的代玉超,这才知道,代玉超84岁,他77岁的老伴儿因年龄大了精神状况不好,被侄女接走照顾,而双眼失明的代玉超就只能独居,吃饭喝水都成问题。唐昌文主动上门,帮老人收拾被打湿的床被,给老人买饭、打胰岛素,还几经周折、垫付了部分费用雇了一个保姆,这才将代玉超安顿下来。

  老人求助

  偶遇双眼失明老人 他主动帮忙清洗脏污被单

  唐昌文第一次遇到代玉超,是2019年1月6日,拄着盲杖的代玉超在楼下院子里求助,“他说他老伴儿走丢了,让帮忙打电话找一下。”代玉超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自己所在的公司与代玉超老人所在的小区物业是同一家,但自己并不在此工作,只是临时借调过来。

  1月7日,唐昌文得知,代玉超老人的老伴儿李婆婆因为精神状态不好,被侄女接走照顾,而6日晚上,李婆婆在家尿在了床上、地上也泼得到处都是水,独居的代玉超无法睡觉,眼睛看不见,也没办法做饭。唐昌文赶来,给老人买饭,还二话不说,将被弄脏的床单被套都清洗干净、晾晒好。

  “看到棉絮也湿了,他还用吹风机给我吹干。”代玉超说,自己没有想到,素不相识的唐昌文不嫌脏不嫌臭,能对自己照顾得格外周到,如果不是他,自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除了给老人买饭、打扫,下班后,唐昌文还在代玉超家,一直陪着老人,直到晚上11点多,帮有糖尿病的代玉超打过胰岛素的针之后,才骑摩托车回家。

  无微不至

  担心老人生活无法自理 帮找保姆还垫付部分费用

  代玉超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因为青光眼和白内障,2007年后,自己的视力逐渐丧失。此前,老伴儿在家时,老两口还能相互扶持着生活,也雇过一位保姆,负责做饭和打扫卫生,但后来也走了。随着年龄的增加,李婆婆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在6日犯病后,李婆婆的侄女就将她接走照顾了。

  据了解,代玉超并没有子女,可他一个人生活无法自理,该怎么办?唐昌文联系了代玉超所在的城隍庙社区居委会,又利用下班时间,连续跑了多次劳务市场,帮代玉超找保姆。“找了两个,都不合适。”唐昌文说,老人虽然有退休工资,但是既要维持生活,又要请保姆,确实要多考虑,前两个保姆都因为工资不合适,没有同意。“他只能承担2400元左右的工资,但现在这个价位请不到保姆。”唐昌文说。

  在连续跑了两次后,第三次唐昌文自己垫付了几百元差价,终于帮代玉超找好了保姆。

  同时,唐昌文询问得知,代玉超的左眼还有一点光感,近些年也没有做过检查,“如果他眼睛能够治疗,看得见的话,他的生活还是能够自理的。”唐昌文说服代玉超,又帮忙挂号,带他去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做检查、拿报告、问医生,前前后后忙了一周的时间,确定代玉超是因为严重白内障导致失明,“做手术的话,还是有一半的几率能看得见。”唐昌文说。

  安置妥当

  老人生活有了保障 侄子将于25日后回蓉

  有了保姆金大姐,唐昌文总算将老人安置妥当,有人照顾,代玉超的生活也有了保障,有事情金大姐也会主动联系唐昌文,时不时地发些老人的视频给他。

  18日下午,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代玉超所在的城隍庙社区居委会,负责星辉西路8号院的网格员冯女士解释说,此前,代玉超和老伴儿雇的负责做饭的保姆辞职后,社区也了解到了情况,联系了附近小区的保安,每日贴补25元,加上代玉超老人自己出部分,每天给老人送饭。这一次,李婆婆被侄女接走照顾,社区也了解到,是李婆婆自己愿意和侄女走的。

  冯女士说,在得知代玉超的情况后,社区与老人的侄子、也是名义上的养子联系过,对方表示,会在本月25日放假后回成都,沟通照顾老人的问题。“我们也在跟医院联系,希望尽快帮老人做手术。”冯女士说。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于遵素 摄影记者 陶轲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