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年近八旬老父寻女14载 耗尽家财踏遍云贵川渝城乡

2019年04月11日 06:48:09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罗敏 编辑:许成嵩

老人讲述14年寻女艰辛

易步文恳求村民帮忙留意女儿信息

  “麻烦你帮我看一下,见没见到过这个人?” “这个人是我女儿,我找了十四年了没找到。我要找到她,带她去看病……”

  自2005年4月9日以来,家住四川泸州的易步文,开始寻找他的小女儿易菊香,14年来,行程近50万公里,走过四川、重庆、云南、贵州、广西的城市乡村,耗尽家财。

  如今,虽然年近八旬身患糖尿病,每天靠打胰岛素活着,但老人依然日晒雨淋奔走在寻找女儿的路上。让人唏嘘的是,易步文寻女的方向和线索,不是来自“江湖郎中”,就是深山农民……或许,正是因为“江湖线索”,让他寻女14年奔波无果。

  然而,老人并没有停下寻女的脚步,他说,“我寻找14年了,再找不回,我怕就找不动了。但是女儿找不回来,我不敢歇、不敢死。”

  信念

  14年奔波无果,然而老人并没有停下寻女的脚步,“我寻找14年了,再找不回,我怕就找不动了。但是女儿找不回来,我不敢歇、不敢死。”

  痴迷

  为了寻女易步文还结识了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人,包括一位“看水碗”的大娘和一位重庆“大师”。那位“大师”,“他只要望望天空就能看到人,灵验得很。”易步文对此坚信不疑。

  心结

  当年,虽然是易菊香主动提出去做开颅手术,但她到了医院突然退缩,易步文却认为已经到了医院,再怕也得做,所以坚持让女儿做了开颅手术……只是,易步文没料到,手术后不久,女儿易菊香就失踪了。

  如果你曾见过她……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易步文和女儿易菊香的遭遇后,也介入帮助老人寻女。如果你发现长相和上面照片相似,且特征相符的中年女性,请与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联系。

  14年奔波

  老父寻女

  “你见过这个人吗?这是我的幺女儿。”

  14年足迹遍及云贵川渝的城市及乡村

  3月31日下午3点多,与四川宜宾高县罗场镇交界的云南省盐津县兴隆乡底坪社区,“孃孃,麻烦帮我看一下,你见过这个人吗?这是我的幺女儿。”一位白发老人手里拿着一摞名片,上面印有一张中年女子照片和一段文字。“我找了十四年了。我要找到她,带她去看病,我女儿精神不正常。”

  “没见过。”听到大家的回答,老人有些失望,但还是向大家挨个递名片。“万一见到了,你给我打电话,或者送到派出所。”老人边说边赔笑,“我会感谢你。”

  这位老人名叫易步文,今年79岁,四川省泸州市龙马潭区人,系原泸州某建筑公司退休职工。

  14年来易步文奔走在四川、重庆、云南、贵州和广西的大小城市,乡镇甚至山村,“找了14年了,再找不回,我怕就找不动了。但是女儿找不回来,我不敢歇、不敢死。”

  在易步文的布挎包里,除了换洗衣服和药品,就是寻女名片和寻人启事。每到一个地方,他必做三件事:发女儿名片,讲女儿遭遇;向派出所求助,讲女儿遭遇;在显眼处贴寻人启事,讲女儿遭遇……

  对于79岁的易步文来说,长时间的奔波,确实存在巨大风险。老伴本想跟着他,但腿脚不方便,另外家庭经济条件也不允许。但老伴和大女儿与他“约法三章”:每天晚上回到旅馆后,都要及时给老伴打电话,告知所在地及所宿旅馆名字、电话;身上带急救药;每天早晚各打一次胰岛素。第二天早上,老伴还要打电话确认他是否“安全醒来”。

  易步文患有严重的糖尿病,而且病情越来越重。他带着胰岛素注射器和胰岛素,早晚饭前,他都要自己打24个单位的胰岛素。

  江湖线索

  “他只要望望天空就能看到人,灵验得很。”

  寻女皆找“大师”,线索无一可被证实

  易步文告诉记者,在宜宾江北新街平交道,一名在路边摆摊卖草药的“尹师”说,看到易菊香和“她男的”在宜宾临港区白沙镇、翠屏区高店、金坪等镇待了好几个月,天天赶场卖草药。

  在寻女过程中,易步文还结识了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人,包括一位“看水碗”的大娘和一位重庆“大师”。那位“大师”,“他只要望望天空就能看到人,灵验得很。”易步文对此坚信不疑。

  4月9日上午,根据易步文提供的电话号码,记者联系上了“大师”彭老五。得知记者是易步文的“亲戚”后,“彭大师”说,“得病的”(指易菊香)现在在苏州方向,“要在那边农村去找,或许能找到。”然而前不久,易步文才致电彭老五,被告知女儿在四川、云南交界一带几十公里。为什么前后说法不同?彭老五解释称:“她是游动起的,她是被人卖了的。”

  易步文坚信小女儿还活着,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他向记者提供了一个重庆渝北花园新村田应淑婆婆的电话。易步文说田婆婆在2012年亲眼见到过易菊香。“我给他说了那个不是他女儿。”田婆婆告诉记者,她曾经接到过易步文的寻女名片,2012年听说附近乡镇有女性精神病人,田应淑专程赶过去辨认,结果不是,她早就把这个结果告诉了易步文。

  经梳理发现,易步文14年来寻女的所谓“线索”,基本无一可被证实。“这些见过你女儿的人,以前都不认识她,怎么就确定见到的是你女儿呢?”对于记者的质疑,易步文说:“他们后来看到照片了。”

  因为对这些道听途说的“线索” 从不怀疑,易步文每到一个地方,重点寻找的就是卖草药、算八字的人。

  而循着这些“线索”,他14年来一无所获。

  14年心结

  幺女菊香

  “我三个孩子中,幺女儿易菊香是最聪明的。”

  成绩优异考入大学,因失恋导致精神失常

  说起失踪的女儿,易步文每次都忍不住落泪。“我三个孩子中,幺女儿易菊香是最聪明的。”他回忆,易菊香出生于1972年,到今年已47岁,她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和哥哥。1989年9月,17岁的易菊香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西北某工业大学,是航空航天方面的定向生。

  大学第一学期寒假,易菊香从大学带回来一名男同学,后来两人公开了恋情。大学四年风平浪静,就在易菊香准备毕业论文时,易步文突然接到女儿学校和其男友的三封电报:易菊香出事了。易步文请假赶到学校,才知道女儿因失恋遭受打击,精神失常。

  易步文说,患病期间易菊香曾在手腕上划了三刀,幸亏抢救及时,后来留下三道刀疤。再后来,易菊香又跳过楼,及时获救。

  1995年,在学校多待了一年后,易菊香终于从大学毕业,其精神疾病经治疗也有所好转,只是偶尔发作。易菊香被分配到四川宜宾某国有企业,因疾病偶发,上班没多久就开始长期病休。

  易小燕告诉记者,易菊香患病治疗后,男友曾与之和好,并在工作后结婚。结婚后小两口一个在宜宾,一个在贵阳,两地分居。

  可是好景不长,远在贵阳工作的丈夫提出离婚,易菊香遭受第二次打击,病情越来越重,最后无法正常工作。易菊香原所在单位退休办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易菊香确系该企业招收的大学生,后因患病被退回原籍。

  为了照顾生病的女儿,已经退休在家的易步文和老伴把易菊香接回泸州生活。期间,易菊香在报纸上看到一则广告,成都一家医院宣称可以通过开颅手术治疗精神病,主动提出去做手术。

  至今,易步文仍后悔让女儿做了开颅术。“出院回家,病情反而加重。”2005年4月9日上午,易菊香刚过完33岁生日不久,她说要去买件新衣服,出门后,从此再也没回家……

  心结难解

  “孩子们都希望我在有生之年找回幺女儿。”

  对女儿失踪自责内疚,家人支持实为安慰

  易步文为何独自出门寻女?对此,易步文说,儿女们都很忙,不想麻烦他们。但他说,“我寻找幺女易菊香,大女和儿子都支持。”

  儿女的这种“支持”,其实更多体现在经济上,以及对他身体健康和安全的关心上。易步文告诉记者,他和老伴的退休工资,到今年每月才刚刚超6000元。除了每月家里必须开支的2000元左右,余下全部用来寻女。

  “住旅馆,每晚超过30元的不住;吃饭尽管简单,不嗜烟酒,连水都自带。” 易步文的生活即使如此简单,但每日开支也在100元以上,加上治病吃药,老两口的退休工资常常捉襟见肘。不够的开支,往往由儿女周济。“孩子们都希望我在有生之年找回小女儿。”

  在易步文看来,孩子们的支持无疑是他坚持寻女的最大动力;而在孩子们眼里,或许支持老父亲外出寻亲,只是了却老人一桩心愿,至于能不能找到,那是另外一回事。只要老父亲身体还能支撑,心理还能承受,安全尚有保证,他们都支持不干涉。

  大女儿易小燕告诉记者,在妹妹失踪之初,家里人通过各种途径寻找,可是杳无音讯,连一点线索都没有。因此,除了坚信妹妹还活着的父亲,其他家庭成员都不抱太大希望。“小妹是父亲最爱的女儿,也曾是父亲最大的骄傲。无论是患病,还是失踪,父亲都放心不下她。过去14年来,找回小妹就是父亲唯一的心愿,也是他活下去的最大动力。”易小燕说,作为子女,让老人做他们愿意做的事,了却他们的心愿,就是人子之孝。至于父亲从江湖人士那里得到的所谓“线索”, 易小燕同样认为“毫不靠谱,没有依据”。

  易步文常常埋怨自己没有把女儿看好,偶尔心情不好还大发脾气。其实,家里人都清楚,他之所以坚持寻女14年,还有源自他心里的自责和内疚——当年,虽然是易菊香主动提出去做开颅手术,但她到了医院突然退缩,父亲易步文却认为已经到了医院,再怕也得做,所以坚持让女儿做了开颅手术……

  只是,易步文没料到,手术后不久,女儿易菊香就失踪了。从此,他就踏上了漫漫寻女之路……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罗敏 摄影报道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