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这所学校劳动必修课受质疑:把学生当免费劳动力?

2019年11月29日 06:49:38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于遵素 许媛萍 张直 编辑:许成嵩

学生清扫绿地里的树叶

  今年9月开始,四川城市职业学院,每一个2019级新生都面临一堂特殊的课程——劳动必修课,内容涉及到打扫校园清洁卫生、门岗执勤、学校食堂餐盘清理甚至是参与校园绿化维护等等,劳动教育直接与学分学时挂钩,每学期上满24学时,才能获得2个学分。

  有人质疑,这是把学生当成免费劳动力?对此,学校解释说,这是学校人才培养教育的内容之一,旨在培养学生劳动意识,为此,学校不仅没有减少开支、减少后勤人员,还拨付专用资金购买服装、劳动工具,安排专门辅导老师指导课程。

  1/一门课程

  在门岗执勤维护秩序 在食堂清理归纳餐具

  11月27日下午,正是上课时间,四川城市职业学院成都校区,2019级城市轨道交通运营管理和车辆技术专业的29名同学正在广场上和部分教学楼区域,身穿统一服装,手拿扫帚、拖把,分区域打扫卫生。

  这正是今年9月开始,四川城市职业学院在全校2019级新生中推行的劳动课程,课程内容包括“校园环境卫生清洁,绿化维护,校园秩序维护、文明劝导,图书馆志愿服务、食堂卫生清洁以及校外劳动志愿服务活动”等项目,“食堂主要是用餐秩序的维护,餐具的清理归纳,校园秩序也包括门岗执勤和不文明行为的劝导。”四川城市职业学院学务部部长黄敏介绍。

  黄敏解释,在学校此前的劳动教育课程中,主要以理论讲授和技能培训为主,例如插花、烘焙、礼仪等等,但从今年9月开始,为了强化劳动教育,将劳动教育实践课程正式纳入了学校“人才培养方案”,正式以课程的形式固定下来。劳动教育课程和其他专业教学课程一样,学生每学期必须修满24个学时、2个学分,一共2个学期,没有修满学分的学生,需要“补考重修”,“学分不足的,可以参与校外志愿服务的公益劳动来补修。”

  现在,这一课程,正在四川城市职业学院成都校区、眉山校区的6000余名2019级学生中进行。

  黄敏介绍,目前,劳动教育课程是以“劳动专周”的形式开展,集中一周时间,不安排其他专业课,全程参与劳动教育课程,“按照不同的时间段,比如早上是门岗执勤,文明劝导,中午的时间是在食堂维护就餐秩序、整理餐盘,下午的课程是打扫卫生。”为什么会采用一周时间集中劳动教育的形式?黄敏说,集中的形式,更有利于课程安排设计,也不影响正常专业课程的学习,学生参与意识会更强烈。

  2/学校态度

  否认把学生当免费劳动力 相反还为此增加额外支出

  绿化维护、门岗执勤、食堂餐具清理,这些内容都应该是学校后勤部门的工作,有人质疑,安排学生参与这些劳动,是否是学校利用“免费劳动力”,以减少后勤人员和开支?

  黄敏表示,学生的劳动教育课程,实质上只是辅助性地参与,保洁、安保人员以及食堂后勤等员工都没有相应减少,日常的后勤工作正常开展,相反的是,在开设劳动教育课程后,后勤人员需要对学生进行相应的技能培训指导,“比如说绿化修剪,图书馆图书的归纳上架。”黄敏说,所有课程项目都有辅导老师全程跟踪指导,也增加了老师的课时。

  同时,学校还拨付了专门的资金,用于购买统一服装、劳动工具,以及保障外出志愿劳动服务学生的车辆出行等等,“反而是增加了人力和成本。”黄敏说。

  辅导员邵秀梅把自己所负责分组的学生劳动课程课表随身携带,以便随时能查询到学生在哪个区域,手机里的通讯工具上,每一个组的应到、实到人数也准点“播报”。

  “刚开始的时候学生是有一些畏难情绪,觉得会不会没有面子。”邵秀梅说,但现在课程常态化,学生对劳动课程的接受程度、配合程度都高了,参与文明劝导、清洁打扫的劳动,知道不易,学生乱扔垃圾的行为就减少了,寝室卫生也能自觉保持了,“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校园里基本上看不到抽烟行为了。”

  四川城市职业学院党建办副主任吴迎华解释说,劳动教育课程,实质上是德智体美劳“五育”并举,也是学校正逐步构建的一整套劳动教育体系。

  在学校的“劳动实践专周简报”中,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每个劳动小组出勤情况都有记录,也会对劳动成绩进行评分,每个劳动小组结束课程后,学生也需要提交心得体会。

  3/随机走访

  9名受访同学都表示赞同 但透露也有部分同学偷懒

  对于劳动教育课程,同学们是如何看待的呢?为此,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在校园中随机采访了9名同学,其中6名正在参与劳动课程,3名同学已经结束了课程,他们对学校将劳动教育课程纳入学分考核都表示赞同。

  采访过程中,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在一栋教学楼中,偶遇了正在参与劳动教育课程2019级计算机应用专业的小邓、小郭,她们和同学正准备打扫教学楼,在清理拖把时,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小邓很自然地用手去掀开拖把中不易清洗的部分,然后使劲在水池中来回冲洗,“(拖把)要洗干净,不然越拖越脏。”小邓一边清洗拖把,一边给小郭分享着经验。

  小邓说,平时在家她也会做家务,觉得劳动课的方式很好,因为所学专业经常抱着电脑敲代码,课余生活还是比较单调,参与劳动,可以调节生活,在食堂的时候和阿姨聊天也很开心。“昨天我们小组干完活后,拍了大合照,我还主动发给家人看,他们说挺好的。”小邓说。

  2019级艺术设计专业一位姓肖的同学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上周,他所在的劳动小组参与了修剪树叶、在食堂收拾餐具等课程,小肖认同学校将劳动教育安排成强制课程的决定,自己把这样的课程当成一种体验,加上劳动课程时间不长,在可接受的范围内,既可以锻炼自己的能力,也能体验到劳动不易。但小肖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他所在的劳动小组,也存在部分组员偷懒的情况。“每个人想法不一样。”

  专家看法不一

  赞同:劳动课程树立学生的规则意识

  反对:劳动课程应该根据专业所需设置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高校在教育课程中设置劳动教育课程,并非个例,现在不少高校都有开设,以某个班级为单位,同学轮流参与学校的值班、执勤、劳动工作,这样的课程方式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在劳动过程当中,不仅仅是要培养学生的劳动意识,更要树立学生对规则意识的认识,对于学生的自立、自理能力的培养有积极意义。

  四川师范大学心理学院教授游永恒认为,高校设置劳动课程,培养学生劳动技能,更应该结合学生的所学专业,例如工程技术专业,就有设置劳动技能方面的学习课程,而并非专门为培养学生劳动态度来设立,从国外的教育经验看来,普遍的通用教育基本技能的课程,多是针对中小学生。至于劳动岗位的设立,则最好是勤工俭学的岗位,提供一定的劳动报酬。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于遵素 实习生 许媛萍 摄影记者 张直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