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着慢火车长大的凉山孩子:梦想在实现 家乡在改变

2017年05月19日 05:32:34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 徐湘东 编辑:覃贻花

每逢周末,有600多名学生坐着这趟慢火车,在家和学校间往返。

  “大凉山最后的慢火车”追踪报道

  从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5634次列车,是目前成昆线上四川境内最后两列慢车之一。这趟绿皮慢车,全程353公里,停靠26个站,票价最高25.5元、最低2元。每个周末,这趟慢车,就会成为凉山州最大的“校车”,搭乘着超过600名学生,在学校和家之间往返。

  在攀西地区,坐着这趟慢车长大,走出大山的孩子,有很多很多。5月18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报道了这趟慢火车的新闻后,多名曾经坐着慢火车,走上求学路的网友致电本报,讲述了关于这趟慢车的美好回忆。

  这是一列有着梦想的慢火车,它不仅是装载着大凉山孩子求学梦想的“校车”,还是近年来,在凉山州精准扶贫中,搭乘沿线村民脱贫奔小康梦想的致富列车。

  47年间,慢车速度没变,22年来,价格依旧,当地人关于慢车的那份记忆也一直未变。有变化的是,当地的教育在发展,村民的生活在改善,曾经的梦想,在一个个实现。

  观念之变

  坐着慢车考上大学的三兄妹:

  “如今,不上学的孩子几乎找不到了”

  “这辆绿皮火车,承载了我们无数攀西少年的梦想,希望你慢慢依旧,将更多追梦赤子带出大山。”5月18日,在华西都市报官方微博上,网友“追梦赤子心艾”留言说。看到这些评论,30岁的黑日木呷眼眶突然湿润起来。

  在成昆铁路的路线上,在凉山州喜德县,有一个叫做新凉的小站。黑日木呷,就在小站附近的波振村长大。

  家中,黑日木呷排行老大,两个妹妹,分别比她小2岁和5岁。

  对于慢车的记忆,黑日木呷始于小学三年级。父母将他送到普格县一所小学读书,那里,有当老师的亲戚帮忙照顾。

  当年,村里不少人颇为不解:读书有啥用?还不如回家帮家里放牛干农活。

  “老师要挨家挨户去劝家长,请娃娃去上学。”黑日木呷说,10多年前,当地的普遍现象是,孩子撒野满山跑,读书的没几个。有时候,老师好不容易把娃娃请到学校上课了,没过两天,他们又回去放羊了。

  但黑日木呷的父母坚信:只有读书,才能有出息。那时,家中经济条件困难。在喜德县中学读初中时,黑日木呷要背着大米和土豆,到学校煮来吃。

  2002年,黑日木呷读高中了,两个妹妹也上了初中。面对3个孩子上学的沉重压力,黑日木呷的父母坐着慢火车,到了邻近的攀枝花市找活做。黑日木呷三兄妹很懂事,假期,他们会去父母工作的地方帮忙。

  如今,黑日木呷是西昌市委宣传部的一名公务员,二妹在甘洛县当中学老师,三妹在一家大型集团项目中担任经营负责人。而父母,也被黑日木呷接到西昌,安享晚年。

  黑日木呷说,如今,老乡对教育越来越重视,不上学的孩子几乎找不到了。

 [1]  [2]  [3]  [4下一页 尾页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