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残疾小弟29年前摆摊获帮忙 现事业有成欲报恩

2017年11月29日 09:56:07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于遵素 编辑:邱令璐

  曾广辉带着席根润参观自己的修鞋连锁店

  席根润(右)来到成都与曾广辉(左)见面

  曾广辉终于找到了当年的恩人——已经64岁的席根润。29年前,患有小儿麻痹症的曾广辉远走他乡,在内蒙古摆修鞋摊,身体不便,人生地不熟,摊位旁修车的席根润多次照顾这名残疾小弟,让他在当地得以立足。然而,两年后,席根润却突然消失。如今,当年的修鞋小弟,已经开了40多家修鞋连锁店,成为成都市残疾人创业明星,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想找到当年曾帮助过他的席根润,无奈人海茫茫,杳无音信。近日,在媒体的帮忙下,两人终于再次见面。得知席根润生活困难,曾广辉伸出援手,打算帮对方开一个修鞋店,“当年他帮助了我,现在该我帮他了。”

  残疾小弟摆摊 热心大哥帮忙

  1968年,曾广辉出生在乐山市井研县农村,因患小儿麻痹症而腿脚残疾,行动不便。15岁时,曾广辉跟一个修鞋师傅学了一年手艺,摆摊修鞋。“因为感觉自己有残疾,在老家被人看不起,就想出去打拼一下,至少不靠家里,养活自己。”曾广辉说。

  不到20岁,曾广辉一个人背井离乡,来到了内蒙古的巴彦淖尔市临河,在一个宿舍区外摆起了修鞋摊。不想让别人发现自己身有残疾,曾广辉用围裙遮住脚,连上厕所,也要等到四处没人后,才飞快地翻身骑上背后的自行车,一直骑到厕所门外才下来。

  当时,席根润就在离鞋摊不远处修自行车,因为是“熟人”,曾广辉帮忙修了两次鞋都没收钱,30多岁的席根润慢慢发现,这是个心地善良的小伙子,附近学校的学生来修鞋,曾广辉也只是象征性地收点钱,后来才知道,原来曾广辉还身有残疾,更觉得小伙不容易。

  “一到春天,风沙好大哦。”曾广辉还记得,四五级的大风一吹,就会把自己补鞋的皮革、工具吹出去十来米远,曾广辉只能背过身,用衣服领子挡住风沙,爬着去捡,席根润见状,赶紧帮忙捡回来。有时候大风从早上刮到晚上,席根润不厌其烦地捡了不知道多少回。

  后来,别人还是发现了曾广辉有残疾的事,于是,有些地痞流氓故意找茬。被多次欺负的曾广辉有些灰心,向老大哥席根润透露出不想再待在临河的想法,席根润却说,“怕什么,他们能把你怎么样?”席根润鼓励曾广辉。再遇到这些人,席根润就像个大哥一样去帮忙“出头”。见曾广辉中午顾不上回家做饭,席根润的妻子孙亚南有时候还把热饭菜送到他摊上来。为了让曾广辉开朗起来,席根润和妻子曾带他去过两公里外的广场逛蒙古包、喝奶茶,认识新朋友,那是到内蒙古一两年,曾广辉的第一次“社交”。也是在这里,席根润和曾广辉拍下了唯一一张合影。

  大哥不辞而别 小弟苦苦寻找

  认识一两年后,有一天,席根润突然就没有再来摆摊了,曾广辉去他原来的住处找过,才晓得席大哥一家已经搬走了。失望的曾广辉四处打听,但席根润也是租住户,没人晓得他去了哪儿。

  2000年,曾广辉回到成都,从摆地摊、背鞋箱四处擦鞋、租小铺子起,慢慢地发展起来,十多年过去,曾广辉把一家修鞋铺开成了40多家修鞋连锁店,同时,曾广辉还是青羊区明辉助残服务中心的理事长,也曾当选“成都市残疾人创业之星”。

  事业有成,曾广辉觉得,如果不是当初席大哥的鼓励和帮助,自己也不会有今天,可是席大哥在哪呢?他没有放弃过打听席大哥的消息,但都一无所获。“前些年回去过,都变了,找不到人。”曾广辉说。

  今年7月,曾广辉找到中央电视台《等着我》栏目组,提供了自己和席大哥唯一一张合照,希望寻找帮助过自己的席根润。但因为口音差异,曾广辉把席大哥的姓听成了“纪”,栏目组联系了巴彦淖尔当地媒体,发起“全城寻找好人‘纪大哥’”,但传回的线索都不正确。

  两个月后,有人打进当地媒体电话,说照片上的人是自己的大舅,但并不姓纪,而是姓席。当时,席根润听说有人找自己,一家人还疑惑,会不会是骗子?看到外甥传来报纸上的合照,席根润一下就认出来,就是当年摆摊修鞋的小兄弟。原来,因为当时家里有点事,加上生意不好,席根润放弃摆摊,举家去了矿上谋生,因为事发突然,也就没有来得及说上一声。

  报答相助之恩 想帮大哥开店

  9月底,曾广辉飞往包头,带着自己亲手做的一双皮鞋,去看望27年未见的席大哥。“我给他修过鞋,大概记得他的鞋码。”已经64岁的席根润穿上小兄弟做的鞋子,分外高兴,“兄弟还记着,这鞋穿着舒服。”时隔27年再见,席根润已过耳顺之年,曾经因为残疾而自卑的小兄弟有了自己的事业,两鬓也见白发。

  席根润说,兄弟是个善良的人,当时自己能力也有限,看到他有难处,也就是尽力帮他一把,没想到,隔了这么多年,两人竟然还能再见面。

  曾广辉再见席大哥,得知因为家里困难,60多岁的席大哥还在跑货车,心里有了帮大哥一把的想法,包头一见,曾广辉力邀席大哥来成都。“之前跑车出了车祸,赔了钱。”席根润说,加上老伴儿曾经犯过脑梗,住院治疗就花了十几万,所以还在跑车谋生。

  “我想他来成都看看,回去之后也开个修鞋店,设备工具我都给他准备好了。”下火车,吃过饭,曾广辉就带着席根润到了店子里,看工人修鞋、缝补皮衣,“就是来看看兄弟,亲人就是要越走动越亲近。”席根润说,看到小兄弟现在事业有成,有出息了,自己心里也特别高兴。

  成都商报记者 于遵素

  摄影记者 王红强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