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岳石刻十万 期待惊艳十方

2018年03月23日 07:49:52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吴晓铃 编辑:王敏琳

  3月初,《资阳市安岳石刻保护条例》面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标志着安岳石刻立法保护进入实质性阶段。

  在安岳广袤的山乡,石窟遍布69个乡镇,数量超过十万尊。这里有全国现存盛唐时期最完美的摩崖卧佛造像,有被誉为“最美观音”的毗卢洞水月观音,有多达40余万字的唐代刻经,还有全国最早且罕见的宋代《柳本尊十炼修行图》……在著名美学评论家王朝闻眼里,安岳石刻“古、多、精、美”,令人惊叹。

  然而,分布零散却造成安岳石刻保护及利用的困难。在资阳市着手立法保护的同时,一份《安岳石窟综合保护利用规划》方案已由同济大学和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等机构初步编写完成,目前已进入送审阶段。未来,有望从更高层面推动保护。

  安岳石刻,能否借此大展芳华?□本报记者吴晓铃

  川渝石刻,被誉为中国石窟艺术的“下半阕”。在乐山大佛、大足石刻早已纳入《世界遗产名录》、蜚声海内外之时,与大足石刻毗邻的“姐妹花”安岳石刻,却仍如深山明珠——

卧佛院唐代卧佛。 本报记者吴晓铃摄

  造像之精

  叹为观止

  安岳全县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多达10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9处。全县69个乡镇无一没有石窟。数量众多的造像中,除少数有敦朴、粗犷的魏晋之风外,大多呈体态丰满、雍容华贵的唐代风,以及精细华美、璎珞盖身的宋代风,蔚为壮观,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

  安岳,地处四川中部,从南北朝时期开始凿石造像,此后兴于唐朝、五代、两宋。在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佛教考古研究所所长雷玉华看来,佛教传入中国以后,佛教艺术的历史长卷便在巴山蜀水的悬崖峭壁上徐徐展开。晚唐以降,安史之乱令北方大规模的开窟造像活动渐渐衰落。随着唐玄宗入川避难,大批工匠和艺术家随之而来,大唐帝国的佛教艺术在巴蜀得以续存。到了北宋灭亡,中原地区高水平的艺术家再度南下,巴蜀石窟与摩崖造像的开凿于是绵延不止,日益繁盛,书写了辉煌的篇章。

  在这些石刻造像中,代表雕刻艺术最高水平的,当属毗卢洞水月观音。如今,这尊仪态万方的观音像,已成为安岳石刻的“形象代言人”。

  高达3米的水月观音像,悬坐于峭岩石窟的莲台之上,是全国少有的宋代石刻艺术精品。观音背倚浮雕的紫竹,头戴富丽华贵的贴金宝冠,侧首低目、衣裙飘逸。引人注目的是,观音不再以端庄严肃之态出现,坐在山岩蒲草之上的她一脚悬于莲台,一脚弯曲撑于台上,倍显风流潇洒。其雕工之精、布局之巧、装饰之丽,尤其是造型展示的绰约风姿,让英籍华裔女作家韩素音上世纪80年代在安岳看到它时,也不由感叹它就是“东方维纳斯”。

  就在水月观音几步之外,毗卢洞的《柳本尊十炼修行图》也雕刻得极为生动,气势恢宏。柳本尊,佛教密宗第五代祖师。毗卢洞中,工匠们栩栩如生雕刻了炼指、立雪、割耳、舍臂等10种修行场景。细看之下,手持宝剑的武将、身穿长衫的仆从,表情造型无一相同。

  这种气韵生动的雕刻在安岳比比皆是——

  安岳东禅村与八庙村交界的卧佛院,释迦涅槃造像及说法图,依崖取势,雄伟大气,是全国唯一一尊左侧卧佛。开凿于唐代雕刻水平最成熟的开元时期的卧佛,全长近23米,是四川最大的唐代卧佛。卧佛上部刻有十大弟子和佛说法图,下方有宋代雕刻的善财童子故事和十二圆觉菩萨,场面宏大、内容丰富。

  顶新乡虎头山巅,茗山寺绝壁之上佛像森列。这里的造像以气势宏伟著称,雕刻于宋代的造像有8尊高达六七米,其中文殊菩萨左手托经书外伸1.5米,书和手的重量上千斤。雷玉华说,这个重量全靠高2.2米的垂地袈裟支撑,古代的工匠将力学与美学完美结合,才有了造像的历经千年不毁。

  石羊镇箱盖山上华严洞里,华严三圣和两侧十菩萨雕刻得美轮美奂,尤其造像头上的镂空饰花宝冠,身饰璎珞,更显身份尊贵。雷玉华说,大足宝顶公认的石刻皇冠就是圆觉洞,然而圆觉洞内布局、雕像造型,和安岳华严洞如出一辙,但气势不及后者,且年代更晚。由此可见,安岳华严洞或许是大足圆觉洞凿刻的蓝本,堪称宋代石刻的丰碑。

 [1]  [2]  [3下一页 尾页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