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112公里 戈壁上奔跑的川妹子

2018年07月16日 07:15:22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李媛莉 编辑:王敏琳

  戈壁,是我从来没想过让情怀落地的地方。——蒋文雯

  5月,莫贺延碛戈壁。疾风劲草、漫天黄沙,一个瘦弱的身影挣扎着迈开腿,哭喊着冲破终点线,完成112公里戈壁越野跑。

  那一刻,川妹子蒋文雯身体里藏着一匹捕食的恶狼,凶猛坚毅。

  7月,成都某写字楼,拎壶冲水、捻杯斟茶,茶艺桌前蒋文雯优雅绰约,和声细语回忆戈壁滩上的奔跑。

  这一刻,她回到生活中玉软花柔的样子。

  两个截然不同的“蒋文雯”,刷新了朋友对她的认识,也颠覆了自己的判断:

  “你的实力永远超乎自己的想象。”

  奔跑与挣扎

  冷不丁大吼一声以提醒自己还活着

  不爱户外运动的蒋文雯没想到,竟然真的在戈壁成功跑完112公里。

  “莫贺延碛,长八百余里,古曰沙河,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复无水草……夜则妖魑举火烂若繁星,昼则惊风拥沙散如时雨。”2018年5月初,史称“八百里流沙”的莫贺延碛戈壁,迎来一年一度的玄奘之路商学院戈壁挑战赛,作为四川大学商学院EMBA参赛队成员,蒋文雯出现在赛场上。按照赛事规则,她和队友要用4天时间,分段徒步穿越112公里无人戈壁。

  砂石、荆棘、茫茫黄沙和超长的距离,对每个非专业运动员来说,这段跋涉之旅都是艰巨的挑战,蒋文雯自然不例外。“我从去年7月才开始练习跑步。训练没多久,身体就出现了各种伤病,后期还有顽固的髂胫束综合征和小腿骨膜炎。”

  比赛第一天是体验日,30多公里的路程跑完,蒋文雯觉得状态不错。第二天正式比赛,天气不错,万里晴空,她和队友都完成了比赛,拿到各自的成绩。第三天,奔跑的前半程,她依然比较轻松完成,但后半程明显乏力,靠着队友和其他参赛者热心地拉帮带,才坚持跑完。

  举步维艰在第四天,“可能是前三天体力消耗太大,最后一天的比赛一开始状态就不好。”蒋文雯觉得,腿重得迈不开。“先是队友助我跑了很久,然后途中遇到其他队员,看我跑得吃力,就在前面帮忙破风,教我调整呼吸和跑姿,让我缓解很多。”

  最后一公里,蒋文雯真切感受到了体能极限,那是把身体丢进地狱般的痛苦。挣扎着迈开步,双腿仿佛不再是自己的,只听得到重重的喘气声和急速的心跳声。冷不丁大吼一声,以提醒自己还活着。“后来,我听见在一旁带我的男队友冲着对讲机喊:你们在终点注意接一下文雯,她的状态很差,可能会晕倒。”

  临近终点约800米,出现了起伏的山坡,蒋文雯几近崩溃,好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横亘前方,“我哭起来了。”哪怕流着泪,依然不停歇,“离终点线几十米的时候,憋出了最后一丝力气,加速冲线。”

  等在终点的队友,并没有迎接到晕倒的蒋文雯,她坚持住了,镇定、平静。然而,当回到落脚点坐下那一刻,心底的情绪汹涌而至,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喜悦,是激动还是悲伤,蒋文雯放肆大哭起来。

  112公里肆虐的奔跑,最终有了圆满的结果,蒋文雯说,“真的被自己感动了。”

  自信与潜能

  本想当备胎陪练38岁却误入﹃跑途﹄

  这是一段让身体下地狱的体验,换来灵魂升上天堂。“112公里戈壁上的奔跑,让我彻底掏空了身心,以一个全新的自己面对现在和未来。”她说,“如果不去经历,就永远没办法明白自己能做到。”

  2014年秋季,从深圳回成都工作不久的蒋文雯,从建筑业改做投资行业。为了全面提升自己,她进入四川大学商学院EMBA学习,“特别感谢在川大学习的这段经历,工作受益并结识了一帮优秀的朋友,收获了知识和友情。同时,还因为一次‘偶然’,让我有幸找到另一个自己。”

  刚入学不久,她就通过校友会听闻过戈壁挑战赛,但认知仅停留在“知道那是一场在全球华语商学院中开展的赛事”。结识一位师姐后,她迈入深水。“这个师姐又美又能跑,她是校友会秘书长,2015年和2016年都参加过比赛,总是鼓励我和闺蜜去尝试。”最终,师姐触动了她的好奇与向往,于是报名参加了今年的戈十三。

  根据戈壁挑战赛的规则,参赛院校组成A、B、C三支队伍,其中A队是竞赛队,6-10名队员,每天取第六名队员的成绩为比赛成绩;B队在每天的规定关门时间走完全程即可;C队则只需要参加一天的体验日。“最初只想报C队。”对从来不沾跑步类有氧运动的蒋文雯来说,她的退缩源自胆怯,“很怕走不下来,而且年龄也不小了。”今年38岁的她,过去只做瑜伽健身。

  “一些校友说只参加C队,回来会遗憾,犹豫一阵后,‘升级’报名到B队。”抱着玩耍的心态,蒋文雯从去年7月开始参加戈友会的跑步活动。

  第一次5公里跑,是蒋文雯人生首次尝试,“当时体力已经达到极限。”没曾想,通过慢慢练习能力很快显现,一个月后能跑10公里了,两个月后甚至跑了人生的第一个马拉松,“出乎我的意料,原来人的潜能真的无限。”

  蒋文雯被A队盯上了,队长秦兵坚持说她可以跑完112公里竞赛,教练也对她给予极大信心。“对我来说很意外,但别人的鼓励增加了底气,真就硬着头皮去了。”事实上,她想的是当备胎,跟着陪练。

  不过,在A队严格和系统化的训练下,变化悄悄从她心底滋生。“今年1月底进行了一次拉练,基本都是山道,强度很大,第一天跑完后接近崩溃。其实大家都跟我一样,是业余的,所以都累,全部咬牙坚持。”此后,队员们疲惫不堪却锲而不舍的身影,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大家这么辛苦为了什么?我不能再有滥竽充数的心态,决定要有所担当和付出。”

  此后,蒋文雯更认真地对待训练,更勤奋地完成跑量,能力也更有提升。到今年2月,她用2小时09分跑完了半马。

  伤痛与坚韧

  卸下伪装奔跑面对更加真实的自我

  自信不断增长的过程,却伴随着身体的折磨。

  那是一段仅凭回忆、依然觉得痛苦的经历。“在西昌的越野拉练我是杵着棍子拖着一条腿走完的;荣县跑半马的后半段,全是咬牙忍住痛跑的;都江堰拉练选拔赛那次,走路都是一步一痛,放弃了跑全马;3月底在戈壁拉练,只跑了几公里髂胫束就剧烈抽痛没办法抬腿……”腿伤的细节,蒋文雯根本数不过来,“去年春节前开始,几乎每周都要找医生治疗。”

  那时蒋文雯髂胫束综合征频发,小腿骨膜炎没见好转,腿上疙疙瘩瘩的肿着,还有频繁的按摩针灸导致青一块紫一块,训练断断续续,到4月时她仍在半休息状态。

  蒋文雯心慌着急,甚至有些绝望。拿出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心,照着一个戈友传授的经验做最后努力。“髂胫束综合征没有特别见效的治疗办法,唯有加强力量训练坚持跑,边跑边治,使肌肉和髂胫束适应训练强度。”

  越痛越跑?蒋文雯终究还是决心跑,“因为已经没有时间让我等待了。”在后来的20天里,她慢慢加量加距离跑,最初20公里忍痛跑下来没出大问题,她又继续跑,到最后一次跑完32公里反倒觉得髂胫束不疼了。

  信心仿佛回来了。离出征戈壁还有10天,蒋文雯计划再跑一个25公里,教练说这一跑如果不出问题,比赛应该不会出问题。然而,信心满满的出发并没有换来好的结果,“刚开始就跑不起来,特别累,后来跑到18公里感觉髂胫束又有疼痛反应,到20公里时突然下雨,遗憾收场。”

  “我的心情再次跌入低谷,教练也一直很担心,只给我制定了一天成绩的计划。”在戈壁上迈开脚的前一刻,蒋文雯依然觉得自己会沦为“打酱油”。然而最终的结果,她不仅完成了112公里比赛,还圆满出了三天成绩。她以11小时28分55秒的成绩,在全球63所商学院共423名A队队员中排名女子组第50名。

  心中装着的责任、战胜自己的毅力和迈入终点的成就感,无一不让蒋文雯饱含深情。一位戈友的话最有共鸣,“奔跑,让我们卸下伪装,把脆弱、无力和痛苦毫无保留地展示在队友面前,也让自己面对更加真实的自我。在茫茫戈壁上,当不知灵魂和身体哪个更沉重时,那就不断面对内容的拷问,直至终点。”

  “的确,这不仅仅是简单的跑步,‘理想、行动、坚持、超越’,‘体验另一种人生,让情怀落地’的戈赛精神才是我最大的收获。”在戈壁,蒋文雯遇见了更好的自己。她说,还会坚持跑下去,保持初心,方得始终。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李媛莉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