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女孩千里来川“追熊猫” 当上饲养员还嫁了个饲养员

2018年10月08日 04:44:19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李秀明 编辑:王敏琳

  10月7日下午3时,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员工虞郎刚刚给大熊猫喂完食。就在这个国庆前夕,她和丈夫张大磊刚刚完成蜜月旅行——去韩国看曾养育过的大熊猫园欣。这是夫妻俩早就定下的日程——5月完婚,6月拿到护照,两人就选日子、凑假期,买了飞韩国首尔的机票。

  南京女孩虞郎,说她是“最强熊猫粉”也不为过——因为对大熊猫的痴迷,她不惜辞职、不远千里、离开家乡来到四川,不仅想尽办法当上了大熊猫饲养员,还嫁给了一名大熊猫饲养员。即便是刚刚结束的蜜月旅行,也如此具有熊猫情怀——夫妻俩自掏腰包飞赴韩国,去探望了虞郎饲养过的大熊猫园欣。

  园欣是虞郎饲养的第一批大熊猫,她一直很想它。

  / 当了饲养员 /

  简历投了十几次 如愿从城里到山里喂熊猫

  张大磊和虞郎,这对年轻的夫妻,如今都是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下称研究中心)核桃坪基地的饲养员。这对新婚夫妇经历了近5年的恋爱长跑,在今年5月21日“转正”,拿到了红本。而在2013年4月,虞郎来到研究中心之前,他俩隔着万水千山。张大磊是土生土长的四川卧龙人,而虞郎在南京长大,在江苏省内上学、工作。两人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喜欢动物,尤其是大熊猫。

  虞郎大学所学的专业是电子信息,毕业后就在南京的一家公司做软件数据方面的工作。这个从小喜欢动物的姑娘在2010年做了一次动物园的志愿者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她特别希望能到动物园里做一名专业的饲养员。“南京红山森林动物园很少有招聘,长三角的动物园里大熊猫也不多。”她开始关注到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2011年下半年,在看到招聘公告后,虞郎先后十几次投去了简历。“研究中心的那则招聘信息应该是长期有效的,所以我每隔一段时就会投一次,不过,每一次都是泥牛入海、没有回音。”虞郎猜想,或许是研究中心的人事部门认为她不会千里迢迢从大城市跑到大山里来工作。2012年8月,她索性从南京跑到了研究中心的雅安碧峰峡基地,当面毛遂自荐。不巧的是,人力部门的负责人当时正在休假,她只能向基地负责人表明诚意。得到“会认真考虑”的答复后,虞郎默默回南京等待。

  等待是最难熬的。期间她又想尽办法找到研究中心负责人的电话,“每隔一两个月就打电话过去问一下,尽量不让人家烦,又表示出诚意。”2012年末,她的坚持终于等到了研究中心负责人肯定的答复:来年招聘时会通知面试。

  2013年4月,虞郎通过面试,到了研究中心雅安碧峰峡基地,当上了一名大熊猫饲养员。而大熊猫园欣,正是她饲养的第一批大熊猫。也是从那时起,她认识了先她一步在碧峰峡基地做饲养员的张大磊。

  / 嫁了饲养员 /

  考虑到父母一度回南京

  放不下爱情和熊猫又回到四川

  离开南京到碧峰峡时,虞郎经常被催婚,父母也不同意她辞掉白领工作,“跑到千里万里远的大山里养熊猫”。虞郎说服了父母,离开了金陵繁华,到了青山绿水黑白萌物中间。她最先喜欢上的萌物就是园欣。“当时有六只幼年熊猫,园欣是最乖的一个。它是出生于2012年7月28日的雄性熊猫,活泼好动,但不咬人。”因为调皮好动,幼年大熊猫兴奋后咬人是常事,轻则咬得皮肤青黑,咬破流血也时有发生。尽管饲养园欣的时间只有不到半年,2013年9月,园欣就调到了都江堰基地。虞郎对它的喜欢还是一如既往,“每隔一两个月,就会到都江堰去看它一次,当时我假期少,也没有车,去一趟不是那么容易。”

  2013年9月,虞郎和张大磊开始了恋爱长跑。她的父母最初不同意,他们更希望她回到南京。2015年初,父母很用心地在南京红山森林动物园为她谋到了饲养员的工作。考虑到父母的感受,虞郎回到了南京,“跟大磊一直没有断,也一直惦记着这边的大熊猫。”在南京的动物园干了一年,考虑到异地恋,也觉得“熊猫太少”,2016年初,虞郎又回到了研究中心,到了卧龙神树坪基地,继续做大熊猫饲养员。2017年初,虞郎又主动提出申请,希望到主要承担野化培训任务的核桃坪基地工作,那儿是张大磊的工作地,也是她更喜欢的大熊猫原生环境。

  核桃坪基地条件更加艰苦,海拔接近2000米,“一年差不多有200天在下雨,宿舍也不能跟其他基地比。”10月7日下午,和丈夫一起喂熊猫的她已经穿起了抓绒衣加冲锋衣,“气温大概只有10度左右”。除了冷,用水也是问题。核桃坪没有自来水,饮用和洗漱都从溪流里取水,“不下雨的时候还好,有雨的时候,溪水浑浊,刷牙都能感觉到水里的泥沙,刚来的时候确实受不了。”

  也有好消息,去年下半年,虞郎的父母接受了她和张大磊的感情,开始筹划他们的婚礼。今年5月21日,张大磊和虞郎完婚。

  / 蜜月看熊猫 /

  赴韩探望饲养过的大熊猫园欣

  夫妻俩苦苦蹲守8小时

  婚后的蜜月旅行,虞郎提出了去韩国。原因则是,2016年3月,园欣去了韩国爱宝乐园——这对大熊猫饲养员夫妻的蜜月,还是离不开大熊猫。婚后办完护照,两人就凑假期、买机票,终于在国庆前夕成行。

  9月18日一早,两人就赶到爱宝乐园,熊猫馆开门不久,他们就入园看到了园欣。为了避免打扰爱宝乐园的管理人员,也免得别人打扰他们看熊猫,即便园欣仍然属于研究中心,她也有认识的韩方饲养员,他俩还是没有联系熊猫馆的管理人员,而是自掏腰包买了门票。

  园欣并不知道有人漂洋过海来看它,早上吃过东西后,就开始了日常长睡。“成年大熊猫除了吃一般就是睡,早上吃过东西后,有的会直接睡到下午。”虞郎了解熊猫,也了解他们要等很久,不过害怕错过园欣醒来,他俩只在中午离开了半小时,从上午10时到下午6时,两人都“蹲守”在圈舍边上,观察着大熊猫的一举一动。“蹲守”是真的蹲着守候,园欣所在的圈舍是下沉式的,周边都是玻璃围墙,只有蹲着,才方便观察它。

  一直到下午四五点,熊猫馆的饲养员给园欣投食,它才醒来吃了些竹叶和窝头。看到它活动,虞郎终于觉得不虚此行,“虽然不够幸运,没能看到它活动很久,但还是感觉庆幸、很开心。”吃过东西,园欣爬到了树上坐着,偶尔活动一下。下午6时,熊猫馆闭馆,他俩不舍地告别了园欣。“从熊猫馆出来,才有心思逛了下其他地方,不过天很快就黑了,赶车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

  在首尔,这对夫妻又去了当地的动物园,“为了看河狸,国内动物园很少有。”每到一地必到动物园,已经是虞郎和张大磊的习惯,张大磊喜欢猫科,虞郎喜好更广泛。“国内的动物园,至少去了十几个了吧,北京、上海、南京、杭州、扬州、重庆、成都等大城市的动物园都去过,还专门去过自贡动物园,因为那儿有其他动物园少有的金猫。”虞郎说。成都商报记者 李秀明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