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绘60多幅地图珍藏成都街巷记忆 这是他写给成都的第一封情书

2019年01月11日 18:08:40 来源:四川新闻网
记者 胡旭阳 编辑:蔡晓慧

冯晖拍摄的北书院街茶铺

  四川新闻网成都1月11日讯(记者 胡旭阳 实习生 赵晓霞)从青砖小路到柏油大道……成都街道在历史沿革与时光洗礼中不断更新,不仅承载着这座城市的历史,也记录着这座城市的传承与变迁。工科出身的冯晖,用了四年时间,走遍了成都大大小小的街道,用一册《成都街道漫步手记》记录了成都100多条街道的前生今世,这也是他写给自己生活了40多年的成都的第一封情书。

  冯晖出生在陕西汉中,2岁时才回到成都生活,除了在北方上过4年学,冯晖在成都生活了40多年。他酷爱摄影,最近5年他用智能手机拍摄成都街头,共拍了超过80万张照片,之后又手绘60多幅成都街道地图,完成了《成都街道漫步手记》。这本新书现已出版,它将成都街巷的过往与现今重叠,每一幅手绘图都像是一条成都街道的微观史,讲述多年来成都变化的脉络,将成都的前世今生予以还原、串联,并跃然纸上。

冯晖手绘的成都街道示意图

  手绘街道达60多幅 研究了各个时期的成都地图

  “你要了解一个城市,最主要的就是了解它的街道。”对于冯晖而言,一个城市的街道就是它的骨架与经络,这也是他花费四年时间,手绘60多幅画街道线路图的重要因素,“我希望让更多人了解成都,爱上成都。”冯晖笑道。

  被玉皇观街、红星路、三槐树街、五世同堂街围起来的成都北师大附中,曾经的名字叫做成都二中,这是冯晖从小生活过的地方。学校的前门从以前的五世同堂街改成了现在的玉皇观街,但在冯晖眼中,这里依稀看得见旧时的影子,因此这里也是他最先开始记录的地方。

  然而要想完整准确地记录一条街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这四年里,让冯晖花费最多时间的,就是反复考证。下班路上、买菜途中、接孩子上下学……总能看见冯晖在街边与老一辈人攀谈的身影,他与人交流的话题永远离不开“街道”这两个字。与此同时,大大小小的图书馆、档案馆也都留下了冯晖的足迹,为了求证暑袜街的由来,他甚至不远万里去到上海图书馆找资料。

  “帘官公所街,我一直对这街名非常好奇,它是我心目中成都最有趣的街名,在全中国很难找出这样奇怪的街名。曾经有不少人不晓得‘帘官’的含义。”冯晖介绍,古代把科举考试中阅卷和管理考场的官员称为帘官,而帘官公所则是指这些官员在阅卷期间居住的地方。为了考证这个名字,冯晖几乎研究了各个时期的成都地图。

冯晖手绘的成都街道示意图

  带着疑问找答案 “漫步”不是闲散活儿

  文庙西街北侧为什么比南侧地坪高出许多?水碾河的碾子原来在哪里?貌不惊人的北书院街为什么那么多茶铺?……冯晖始终带着这样的疑问在找答案。

  “看过很多资料都说十二桥是晋康桥,但是我找了很多资料、史料发现这两个地方并不是一个地方。因为民国时期,政府公文上都还并列写了这两个地方的名字”,冯晖说道,经过长达几个月的反复查找资料,走访询问当地的人,冯晖最终证实被混为一谈的晋康桥和十二桥,其实是两个不同的位置。

  用冯晖的话来说,每一次从核对地图再到实地考察,自己进行的都是一次地毯式搜索,像电影里寻找空难现场或枪击证据那样,不放过任何可疑之处。“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一次到位的事情,考察几次、几十次,这都很正常。”冯晖说道。

  火锅、串串、麻将并不是成都的全部 未来将不断书写成都故事

  冯晖酷爱摄影,但不同于其他摄影爱好者的是,比起扛着高端专业的“长枪短炮”,他更加喜欢使用手机记录,“记录的意义,无非是希望拍出成都外在的建筑形式和内在的城市精神,现在的智能手机完全可以胜任,并且手机纪实会更方便。”冯晖坦言。

  当谈及为何会如此煞费苦心地记录这些普普通通的街头小巷时,冯晖说道:“有时候我们对成都的‘好’挖掘并不深,大多数人对此的理解就是成都好耍,但我想火锅、串串、麻将并不是成都的全部,而成都更有意义的是它深厚的历史和独特的文化。而通过研究成都的街道,你才能切实地感受到这个城市的文化。与此同时,这个工作需要有人去做,因为年轻人不了解,因此就更加没有人去做了。热爱一个城市的前提,首先就要去了解它。”

  冯晖的《成都街道漫步手记》一书,以随笔方式讲述着成都街道的故事,其中,对清代、民国和1949年后各种地图的对比尤为有趣直观。对于冯晖而言,成都的故事还有很多,“成都老城区值得书写的街道还有很多,有数不清的故事,这个工作还需要继续做下去,我希望能系统完成。下一步还希望收集老照片去解读研究,以此作为目前这个工作的延伸。”(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1]  [2]  [3]  [4]  [5下一页 尾页
    本网(平台)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