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被掀观众席被拆 成都香香巷十年川剧团被迫停演

2019年04月30日 06:54:26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 杜玉全 伍伟欣 编辑:许成嵩

几块演出牌被丢在了墙角

剧场内部堆满了建渣袋

  纠纷?

  剧团老板:剧团与场地方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矛盾,也并不涉及经济纠纷。主要原因可能是前几天电视台来采访,他们觉得是我们故意找来记者,来曝光他们的消防安全问题。

  误会?

  场地方负责人:现在整个片区都在做消防整改,演出方私自找电视台来检查消防。我们本身的消防整改就没有结束,在这个情况下,就出了通知,停止他们使用这个场地。

  唱了10余年川剧的杜玉莲,这次要歇上一阵了。因为剧团老板和场地方的“纠纷”,剧团何时再开演,还是一个未知数。

  27日,位于成都成华区香香巷的梅花川剧演艺中心内一片漆黑,剧场舞台的地毯被掀起,能容纳百人的观众席被大包小包的建渣袋占据。持续近10年的戏曲声不再了。为此,当天上午,剧团与场地方发生了争执。

  “演员们都气不过,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既不提前招呼也不跟我们商量,直接断了水电,拆了剧场。”剧团老板廖先生说,“本来川剧近年来发展就不够理想,有这么多人坚守已不容易了,接下来也不知该咋办了。”

  突然

  剧场被断水电 舞台被掀观众席被拆

  位于成华区望平街香香巷的梅花川剧演艺中心几天前暂停了演出。剧团被场地方告知,不能再继续演了,并一把锁锁上了大门。熟悉望平街香香巷的人,对这个川剧团并不陌生。在这里,一杯茶就能听上一下午,演员们年至中年,曲一响,戏便来了。

  “但现在剧团面临解散,所有的道具都被扔到了一楼,有些还被埋压了。”演员杜玉莲有些气愤,“这里应该是成都为数不多的几个可以看传统川剧的地方了,可老板间的纠纷还是波及到了剧团。”

  几天没演出,27日上午,剧团的演员们赶回剧场查看情况。走进场内,杜玉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舞台没了,观众席也没了”。老板廖先生更加窝火:“要拿东西走,也得看得见吧,水电全断了,一片黑,地上也乱七八糟的,剧场的一些东西也被动乱了。”见状,剧团多人与场地方发生了争吵,甚至引来了警察。

  27日下午,记者在现场看到,自香香巷进入的剧场2楼被上了锁,几块演出告示牌被丢在了墙角。从另一通道进入的剧场一楼,一片漆黑,只有打着电筒才能看清,而现场则犹如工地一般。“楼上是老剧场,楼下是新搬的,场地也要小一点,现在都没了。”老板廖先生说。

  记者在现场看到,剧场舞台的地毯被掀起,周边布景被拆,可容纳百人的观众席被一袋袋建渣口袋占据。“前几天我们离开的时候都还不是这样,现在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也没有提前跟我们商量过。”廖先生气愤地说。

  焦虑

  演了快10年 何时再演还是未知数

  杜玉莲唱了10余年川剧,但这次她要歇上一阵了。剧团何时再开演,还是一个未知数。这也是老板廖先生的焦虑所在。廖先生介绍,目前整个剧团有24个人,大家一起在这里已快10年,之前剧团在一心桥,后搬到了香香巷,演员们都是演出一天结算一天的钱,现在演出不了了,大家的生活也就遇上困难了。

  廖先生介绍,接下来如何安排,自己暂时也还没有头绪,“只有先看看还有其他合适的场地没有,但也不太好找。”

  在现场,记者遇到了一位前来听戏的票友。“(剧团)在这已经很多年了,基本每周我都会过来,但上周来的时候就关门了。”刘大爷居住在天祥街,步行几分钟就可以到达这里,“他们以前在一心桥的时候我就去看,现在成都再找这样的地方不容易了。”刘大爷介绍,剧团的演出在成都川剧圈内也能算小有名气,“他们这里时不时就会有新戏,还会找到一些其他的老师来演出,我们泡杯茶,看起来也安逸。”

  可目前,没有场地,剧团只得无奈停下演出,甚至面临解散。“本来川剧近年来发展就不够理想,观众不多,场地的费用又很高,有这么多人坚守这么久已不容易了。”廖先生介绍,近年来,剧团也一直在努力地做一些新的尝试,为了让小朋友、年轻人能够喜欢川剧,还做了多场儿童川剧演出,“效果渐渐好起来,现在又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缘由

  媒体来了解民营剧团 被认为来曝光场地消防安全?

  为何会出现目前的状况?廖先生介绍,剧团与场地方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矛盾,也并不涉及经济纠纷,“一开始我们是签五年的租期,后面就是口头协议了,再后面也有一种合作关系了,他们出场地我们演出,然后场地一天一算,一天400元,还有水电费一天40元,加上演员工资,这对我们其实压力不小。”

  “主要原因可能还是前几天,电视台的到来。”廖先生介绍,本月22日左右,社区组织了电视台记者到川剧团,“一方面,看看民营剧团的发展如何,要跟踪一下我们;另一方面,因为成都在搞社区治理,顺便了解下消防情况。”

  “他们就觉得我们故意找来记者,要来曝光他们的消防安全问题。”廖先生介绍,22日,场地方便锁上了剧场的门,演员们也都无法进出,同时在剧场门口贴上了一则安全整改的通知,剧团也无法再使用场地。“但实际上,当时记者都没有进去成,也没能采访成。”

  记者看到,该则通知落款为“四川天府古戏园川剧川茶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通知内容为:现因剧场进行安全整改,天府古戏园从即日起停止使用,使用时间另通知。而现场,的确有在进行装修。廖先生说:“万万没有想到,走的时候剧场布置还好好的,再来的时候就这样了,并且没有给我们提前说,要拆舞台和观众席,他们完全可以好好地给我们说,我们也不会赖着不走。”

  场地方

  “消防不合格” 能不能再演还不清楚

  27日下午,记者也与场地方一名负责人卫先生取得了联系。对于剧场停演,场地被拆的情况。其表示“现在整个片区都在做消防整改,这个演出方私自找电视台来检查消防,我们本身的消防整改就没有结束,那么,在这个情况下,就出了通知,停止(他们)使用这个场地。”

  那么,剧团在此后是否还能再继续使用场地呢?卫先生表示,需等整改好了,才能再说下一步的事情,现在说不清楚。而对于27日当天断掉水电,剧场现场堆满建渣的情况,卫先生称:“我们现在已经做出了整改,不是断电,是停止使用这个场地,重新进行设计,接受消防部门的验收。没有什么其他原因。”

  对于卫先生提出的消防问题,随后,记者从辖区消防部门获悉,目前剧场所在场地既没有被处罚过也没有被要求整改,不过,此前消防部门的确曾多次去检查过。对此,记者再次与卫先生进行联系,其强调此前已经说明原因:“我们自己的消防都有安全隐患,要实行大整改,配合政府改建,植入新的产业。”而对于廖先生提出的为何不能提前告知,却直接拆了观众席和舞台,卫先生表示,此前已经张贴了“通知”,告知要进行整改,已经进行了说明。

  律师观点

  场地方与剧团系租赁关系 解除关系应提前通知

  四川英济律师事务所张小军律师认为,剧团与场地方目前尽管没有书面租赁合同,但两者依然是租赁关系。我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五条规定,租赁期限六个月以上的,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当事人未采用书面形式的,视为不定期租赁。

  张小军介绍,场地方与剧团达成的口头合同,使双方还建立了债权债务关系。即业主应提供房屋供剧团使用,剧团应向业主支付租金。我国《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求履行,但应当给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如果场地方没有提前告知,没有给剧团相对充足的准备时间,直接解除合同,这样肯定有失妥当,同时,如果过程中有财物损失,剧团是可以主张要求赔偿的。”张小军说。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冬平认为,根据《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当事人对租赁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视为不定期租赁。当事人可以随时解除合同,但出租人解除合同应当在合理期限之前通知承租人。”“因此,该事件中场地方可以以此条法律规定随时解除合同,但是应给与合理的期限提前通知剧团,若场地方未提前通知,并且对剧团的物品有损坏的,应当予以赔偿。”周冬平说。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杜玉全 实习生 伍伟欣 摄影报道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