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街头"小新书屋"哪去了?市民无处还书押金快被扣完

2019年07月05日 07:43:34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 薛维睿 徐绮蔓 编辑:许成嵩

  小新书屋的小程序现在还能注册,但程序上显示的“岳府街38号”网点,并没有实体书柜。

  经查询发现,小新书屋已于去年更名为“阅否书屋”。阅否书屋表示更换名字是因为系统升级,升级信息在3月份已经发送。

  从模式上来看,小新书屋和文轩云图有很多相似之处,但这种表面的相似背后有着本质的不同。

  文轩云图用户运营部经理王郑认为,模仿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书屋以共享的概念来吸引融资并不可靠。

  成都市民徐女士常陪女儿在小新书屋借书,前段时间归还图书时,她发现附近的小新书屋已不见踪影。“超期归还会有欠款,现在99元押金被扣得只剩15元了。”徐女士表示。

  徐女士所说的小新书屋是自助借阅设备,通常分布在街道、小区、商场等不同网点,通过实名注册和缴纳押金,在一定时限内可借阅书柜里的图书。作为公共图书馆的补充,这样的自助书柜也被称为“共享书屋”。

  作为2017年最流行的商业概念,涉及“共享”的行业不断增加,从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到共享充电宝,社会资源似乎都能在共享领域有一番尝试。共享书屋也在这一年兴起,成都街头的共享书店主要有小新书屋与文轩云图两家。

  无法联系?

  原来“小新”已变“阅否”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除了徐女士,还有不少网友也有借书无法归还的情况,导致押金无法返还。此外还有信息错误的情况发生,有网友只借了一本书,却收到信息说他借了三本,想联系书屋管理方更改却联系不上。

  小新书屋的小程序现在还能注册,但程序上显示的“岳府街38号”网点,并没有实体书柜。记者拨通了小新书屋的联系电话,但对方随即挂断电话。

  经过查询发现,小新书屋已于去年更名为“阅否书屋”。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小新书屋由成都草堂书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2016年创建;阅否书屋则属于成都善融书香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2019年4月,草堂书香曾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记者联系到现在的阅否书屋,对方表示更换名字是因为系统升级,升级信息在3月份已经发送,原小新书屋借的图书可以通过阅否书屋归还。

  超期还书?

  每日要缴纳0.5元管理费

  因为一直找不到书柜,徐女士的书已经超过借阅时间。按照此前小新书屋的规定,超过15天,每日需要缴纳0.5元管理费。

  虽然有找不到归还点位的烦恼,徐女士还是认可这样的模式,“去年借了不少书,环保便捷。”

  据小新书屋此前介绍,2017年4月,小新书屋第一个试点在成都恒大西锦城建成。2018年3月,已在成都铺设了53个点位,并计划2018年在全国投放1000台共享书屋,其中成都600台,北上广深各100台。

  一则2018年3月的报道显示,“小新书屋”此前已获得合计700万元的天使轮、大天使轮融资,将于近期进行A轮融资,目前已经在与数家投资机构谈判。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天使投资人当时表示,看好该项目的社会、经济价值,并对项目的成功抱有极大信心。

  理念不同?

  阅读难产生直接经济效益

  比起小新书屋跑马圈地的状态,文轩云图似乎更谨慎稳定地运行着。据文轩云图用户运营部经理王郑介绍,文轩最开始仅以10个网点作为试点,通过一段时间的探索,觉得这种服务方式是可行的,才继续加大投放。

  从模式上来看,小新书屋和文轩云图有很多相似之处:在借阅时收取99元押金,单次可以借两本图书,还能通过APP查询网点以及具体书柜的图书信息。但在文轩云图看来,这种表面的相似背后有着本质的不同。“看似都是一个书柜、一个APP和一些图书,但背后支撑的是整个供应链、产业链、服务链的配套。我们本来是做图书的,在这方面的能力和资源相对充分。”王郑说,共享借阅的方式看似容易,但将好书新书推到人们身边,需要保证持续的技术更新、数据监测和人力投入。

  另一个差异,是文轩云图虽然收取99元押金,但不会产生借阅费用。王郑表示,借阅时长是15天,可续借5天,“超期暂时不会收取费用,我们检测到的大部分用户都很守规则的。”

  在文轩云图看来,“共享”只是可以借用的概念,一种代表阅读服务创新的模式。王郑说:“我们理解的共享特征是,最方便的使用、最快捷的获取和最低成本的享受,这符合我们做24小时智能书柜的理念。”

  模仿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书屋以共享的概念来吸引融资,在王郑看来并不可靠。他认为与共享单车或共享充电宝不同,图书很难产生直接的经济效益,阅读本身不是刚需,是精神层次的需求;而且,现在倡导全民阅读,共享图书应属于公共文化阅读服务的范畴,应该来自对公共服务方面的责任和担当。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薛维睿 实习生 徐绮蔓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