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队主唱白天是兽医 晚上是四川方言民谣歌手(图)

2017年08月07日 06:19:18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 赖芳杰 编辑:覃贻花

  《念戎州——民谣四曲》

  词曲:张宇

  清不倒/就是不知道/为啥要叫清不倒/我也清不倒/面馆儿头的燃面香/就是现在价格有点儿烫/江北公园石头上诗千行/长江(里)头水茫茫/老宜宾的味道/还是弄么地道。

  无论我走得多远

  故乡都会在那里等着我

  和游淼一样,现居成都的张宇也是吃着燃面,踩着长江水长大的。离故乡只有200多公里的距离,张宇的乡愁似乎还要浓些。

  一首《清不倒》是完全用宜宾话来创作和演唱的,所有的歌词及发音都是纯正的宜宾话,张宇说:“所有的方言都博大精深,我只想为宜宾话的发扬和传承做点事,也希望能为打拼在外的宜宾人抚慰一些思乡之愁,听到这首歌,能亲切地会心一笑,不管你在外厢咋个拷,乡音才是最好。”这些歌曲一出来,就可以看到很多不认识的人在下面留言,说听到宜宾话的歌,很激动也很暖心,会忍不住在下面留下几句宜宾话,爽一爽。

  年少时,张宇的音乐之路带着几分抗争。他自述在重点高中里,算是成绩不好的孩子。弹吉他,玩音乐更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第一把吉他是用存的压岁钱偷偷买的,150元,买了以后偷偷带回家,塞到床底下,每次锁门假装看书的时候就拿出来偷偷练习,一练就是三四个小时,声音要压得非常小才行。高中时偷偷弹琴家里不知道,上了大学组了乐队,家里就知道了,虽然反对得不强烈,但也不支持,直到他们受邀参加了电台的演出,父母才开了绿灯。如今他开了一家自己的琴行,教学生,搞方言民谣创作,觉得是最适合的人生。

  谈及对故乡的情绪,张宇说:“故乡就那么静静地矗立在你内心的某个角落,你也许不会轻易想起它,但它却是你每次孤独或挫折时最坚实的依靠。故乡的改变,对我冲击是最大的。环境的改变,街道的变迁,最大的是人事的改变,以前承载回忆的地方在慢慢消逝,朋友也不再是年少轻狂的心态,因为各自有各自的牵绊,大家很难回到当初的那种感觉。很多时候回到家,又好像没有地方可去,熟悉的地方不在了,朋友又不在身边,城市里的主力军又换了一批人,一批和我们不一样的人,用不同的形式,在诠释青春,熟悉和陌生感同时存在。我们长大了,我们离开了,可我们的灵魂与欢笑却会永远留在记忆中的故乡,无论我走得多远,它都会在那里等着我。”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下一页 尾页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