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队主唱白天是兽医 晚上是四川方言民谣歌手(图)

2017年08月07日 06:19:18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 赖芳杰 编辑:覃贻花

  衣湿乐队《走远了》

  改不掉的一口乡音/那是川人对家乡的既爱又怕的微妙感情/哥子你好像还欠我点钱哒嘛/你又阴悄悄地/打算不还了吗/哥子好久都没一起喝酒了哒上次喝酒的时候/贝克汉姆都还在踢球

  演唱方言摇滚

  把故乡的气息演绎到极致

  衣湿乐队的宜宾方言民谣《走远了》,听的人笑了又哭了,过去的时光,走远了就回不去了。

  谈及创作过程,游淼说:“就像‘铲铲’并不是指铲子、‘走远了’,在四川话里也不只是字面上的意思。这是一个用法很宽泛的词语,几乎可以用在任何的场合:当你打四川麻将血战到底只剩最后两家,而你还没有叫胡但别人已经清一色,可能这盘又走远了;中学逃晚自习去网吧,中途收到同学通知班主任查岗,气喘吁吁跑回教室,‘这次走得有点远额’;说起曾经很熟却久未联络现在据说变化很大的同学(比如我),多半都会这么说:‘他啊,他现在走远了’。”

  游淼说,曾经很纳闷,一直在思考为何四川人会用“走远了”这个词来表达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情感?首先想到的是因为四川人大都不愿意去到太远的地方生活,除非是被迫外出务工——这大概能用“走远了”形容吧。另一方面,蜀地生活的安逸闲适全国闻名,倘若留在家乡享受安乐,怕也是难得有一番作为的吧。巴蜀之地人杰地灵,不乏才华过人的有志之士,大多也必须离开四川的安乐窝后,方能有所突破,闯出一片天地——那么,用“走远了”来形容混出头了、脱胎换骨,也就不足为怪。

  于是,他大胆地得出了结论:“走远了”这个词,正是表达了川人对家乡的既爱又怕的微妙感情:爱的是家乡的山水景物、美食、麻将、朋友三四,怕的是在这安乐窝里虚度光阴。远离故土,也许水土不服、口胃难调,但有无数的未知在前方;留守家乡,不难过得轻松自在,打打小麻将吃吃串串香,然而未来却仿佛可以从二十郎当岁一路看到终点,难有更多的可能性。哪一种选择,都没有问题,只是需要问清楚自己:究竟想过什么样的生活?

  游淼说,离开家乡10多年,他见过很多很多走远了的四川人,有求学毕业以后留下找工作的大学生,也有举家迁出开个小馆子辛苦经营的生意人,有做装修的90后木工师傅,也有资产过亿的商界精英……无论走到多远,无论过着怎样的生活,他们都忘不掉是家乡的旧友,改不掉一口乡音,对回锅肉、火锅、燃面、凉糕,都有执着的偏爱,无法割舍。

  于是,他写了这首《走远了》,送给自己,也送给所有漂泊在外的巴蜀儿女。歌名和歌词,可以按照任何一种理解去聆听和感受--因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哪个理解才是正确的。

  游淼说,内地的方言音乐其实一直没受到太多重视,虽然二手玫瑰乐队、尧十三等方言音乐人在商业上已很成功,只是他们的音乐接近普通话,特色的方言歌曲其实很少。相反,许冠杰、黄子华等粤语歌手用俚语创作和演唱,让歌迷领略到了方言的无穷魅力。“这次我们尝试用方言摇滚的形式演唱《走远了》,就是想扭转大家对方言歌曲的刻板印象,方言歌曲不仅仅意味着乡土气息,它也可以跟普通话歌曲、英文歌曲一样,很抒情,很走心。”

  这是他们对音乐的探索,更是他们对故乡深深的爱意。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赖芳杰 实习生武明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