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痴”夫妇无土栽培玫瑰 建成都最大空中玫瑰园

2018年01月15日 08:49:43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 李媛莉 编辑:许成嵩

  流年似水,终归被玫瑰征服,从中看出了青春。——张小娴

  我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这是英国诗人西格夫里·萨松代表作《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中的经典诗句——“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大意是指,远大而刚毅的雄心也有被温柔和美丽驯服的时候,喻示人有强悍与柔软的两面。

  在成都市区南隅,刘颜辉和周思岑的空中花园在一处商业楼的顶层,玫瑰的气息无与伦比,多彩多姿而充满诱惑。刘颜辉恰似一只细嗅蔷薇的老虎,文科学霸变农业技术控,他钻研园艺,学得世界顶尖的土壤改良、品种培育、控温控光、有机种植等,与妻子周思岑建起一座四季有玫瑰的空中花园。

  一切,更是西格夫里·萨松对爱情与生活的写照,“当爱情纷纷越过未来的藩篱,梦想解放出它们的双脚舞蹈不停。”

  1

  四季有花开

  无土栽培200多种玫瑰

  不用去梦想天边有一座奇妙的玫瑰园,今天就盛开在窗外。

  这座成都最大的无土空中花园,刘颜辉和周思岑唤它“植寤”,取字于《诗经》中“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意思是“唤醒植物”。

  踩着清晨的雨露,周思岑出现在花园里,绯红的、淡紫的、鹅黄的、乳白的、翠绿的、鲜粉的玫瑰花朵簇拥在四周,还有吉普赛新娘(满天星品种)摩肩接踵绽放,褪色后的无尽夏(绣球花品种)摇曳枝头……岁末之际的冬天,却是云蒸霞蔚的盛景。

  细细观看,轻轻摁下剪刀,周思岑悠然行走园间,采集迷迭香和玫瑰花;刘颜辉手起刀落,修剪的枝丫转眼在脚下成堆;还有几个年轻的男女在浇水、抹桌、插花,一天的园艺生活又开始了。

  2017年12月21日,成都蓝天白云,没有遮挡的花园被晒得透彻,这是周思岑最喜欢看到的。“当初选择在这个屋顶建花园,就是重点考虑了采光。”

  2015年的冬天,刘颜辉和周思岑开始往这里搬运玫瑰,启动一座空中花园的建造。在那之前,刘颜辉和周思岑搜集了2000多个珍贵品种的玫瑰,种植在自家农场和家里的屋顶花园。“我们在安岳做农业,主要种柠檬,就从中辟了一块地种各种植物。”

  因为对玫瑰的痴爱,从2008年起,刘颜辉和周思岑陆续从世界各地搜罗玫瑰,“大多都是幼苗阶段从国外带回来的,也有从根雕的状态养活的。”

  最初种在成都家中屋顶的玫瑰,是刘颜辉和周思岑优中选优从安岳农场搬来的。“经常吸引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来参观。”周思岑回忆起当时的日子,恰似甜蜜的负担,“来的人越来越多,但那时缺少‘花园’的设计,不适合招待客人。”

  于是在家的对面,他们找到了更大的空间。这个一千平米的屋顶被一分为二,室内和室外露台各占一半,200多个品种的顶级玫瑰盛开在室外,成为成都最大的空中玫瑰园。

  铺在草坪上的木板路在花园中延展,伸入每个花海围筑起的小天地,草坪软昵厚实,草木繁茂葱郁,花朵馥郁芳香,身在“植寤”的人,总抵不过少女心膨胀。看景的人被迷得神魂颠倒,谙熟花园生长的人,总在惊叹。

  “你看到的草坪,种植袋,下面都不是泥土,而是从欧洲进口的介质。那是种泥炭椰糠有机质的合理配比,另外添加适当的生物菌。”周思岑的话语崇拜而骄傲,“颜辉经过多年实验,调配出这种最适合在成都种玫瑰的介质。”

  刘颜辉接过话,“我们用的几乎是纯有机介质,它的有机质含量达到了97%,崩解后会被植物吸收,所以定期要往里边再添加。”

  精心照料和玫瑰花品种的选择,实现了“植寤”四季花开,“莫奈”、“玉玲珑”、“一千零一夜”……这个冬天,还有诸如此类的近百种花朵争艳。“玫瑰也很怕酷暑,盛夏基本上没什么花朵,像这样在楼顶上种植的更难,但我们在地面做了降温系统和喷灌系统,并通过微生物群落的代谢物调节植物的新陈代谢和抗逆性,保证了夏天的开花效果也很好。例如皮尔德罗萨只在春季开,但我们这里会开四轮,春季是爆花期,其他季节花少些。”

  2

  学霸园艺控

  能控制玫瑰的新陈代谢

  “我先修得比较‘轻’,你看这些……”刘颜辉放慢了修剪的速度,对跟在身边的小徒弟讲解着。

  重庆人刘颜辉是个学霸,16岁参加高考时拿到了远超北京大学录取线的成绩,后来遵从父母的意愿进了四川大学本硕连读班学中文。2007年,时值28岁的刘颜辉转行投身有机农业,跟着从国外请来的专家学本领,“光是学修枝就剪烂了6把剪刀,手掌全部磨出厚茧。”

  “做花园也好,做农业也好,最主要的是要把植物的习性,昆虫的习性,把它们的逻辑理清楚。”在“植寤”能够找到的逻辑,是刘颜辉给植物生长搭建的整个生态系统,诸如“植寤”的露台地面至少做了5层处理,“最底下一层做的是阻根层,防止植物的根系穿裂地面;第二层是防水;第三层用的是特殊的无纺布,可以整体平衡湿度和养料;第四层铺的是椰糠,保水保肥的同时,它的物理结构也可以为露台提供温度的平衡;之后再在上面铺地板石块等,以及周边的草坪,使之成为一个健康的保温保湿小环境。”

  有“药罐子”之称的玫瑰,刘颜辉绝不让它们沾农药,对付蚜虫,也用生态的治理方法,“比如用蚂蚁和瓢虫。蚂蚁会像养羊一样把蚜虫搬到窝里,吃蚜虫分泌的蜜;瓢虫更厉害,平均每株月季上有20只左右的瓢虫就能达到平衡了。我们还在花园里种上番茄、草莓和蓝莓等一些浆果,吸引鸟类来吃,它们吃了浆果也会顺带捉虫。当然,微生物系统让土壤肥沃,是减少植物病虫害的关键。”

  刘颜辉成了不折不扣的技术控,从搜集种植的200多个玫瑰品种中,不断选一些开花性能较好、能进一步提纯的品种。“物种繁育时很容易出现退化,也可以进化。太热或太冷时,它们的新陈代谢就会紊乱,通过补充适合的蛋白质、微量元素、氨基酸,会加快它的新陈代谢,提高抗病性。”

  在筛选和培育品种的过程中,失败是家常便饭。“我们最早从欧洲引进的花草,是经过了非常残酷的淘汰,最后物竞天择,只有最适应环境的活下来了。”

 [1]  [2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