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最坏到最好房子 巴中乡村农舍入选世界最佳住宅设计

2018年04月12日 06:25:27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汤小均 编辑:王敏琳
巴中市南江县流坝乡金台村重建的“最好的房子”
每栋小楼都精心设计,之间还有通道
屋顶农场,种菜更方便

  它是2017年最具社会责任感的房屋设计之一。它重建了一个在过去十年、两度遭遇自然灾难的中国村庄,设计师们开发了一个模型,用于建造22套房子,自给自足成为关键词——每一个屋顶都有农场,可种作物、收集雨水;每一个楼底的入口处留出空间,人们坐在自家门口,即可兜售农产品。——Dazeen

  金台村的设计将城市的密集居住模式,结合到乡村的环境里,屋顶为农户进行自给自足的种植提供场地,而地面层的开放空间则允许他们开展简单的家庭作坊。它的设计,是对乡村美学以及居民与自然环境关系衍生的一次挑战。——设计方

  人人向往的屋顶农场,这里家家户户都有一个。

  每一个楼底的入口处都留出空间,人们坐在自家门口,即可兜售农产品。

  房屋依着山势分布,外墙是一片南江秋色,屋顶农场种花种菜,蔬菜、花草沐浴雨水阳光,自成一个循环的生态系统。

  这里,曾经是“最坏的房子”——过去十年内两遭自然灾害,土坯房低矮、潮湿、不安全。现在,这里是“最好的房子”——不久前,世界建筑杂志Dazeen出炉一份2017“年度最佳住宅设计TOP10”,位于巴中南江县金台村的乡村农舍,成为中国唯一入选住宅。

  重建

  过去十年两遭自然灾难 香港团队决定免费设计村庄

  不久前,世界建筑杂志Dazeen出炉了一份2017“年度最佳住宅设计TOP10”。在这份名单中,一个特别的乡村农舍入选,成为中国唯一入选的住宅。Dazeen这样评价道:它重建了一个在过去十年两度遭遇自然灾难的中国村庄,设计师们开发了一个模型,用于建造22套房子,自给自足成为关键词——每一个屋顶都有农场,可种作物、收集雨水;每一个楼底的入口处留出空间,人们坐在自家门口,即可兜售农产品。

  对于这处隅居大巴山、由香港大学建筑学院两位副教授设计的村舍,Dazeen称它是“2017年最具社会责任感的房屋设计之一”。不过,8年前,这里完全是另外一副模样。金台村距离南江县城9公里,贫困而落后。自然条件恶劣、地质灾害频发,村里破破烂烂的土坯房,一住就是几辈人。

  2010年9月17日凌晨4时左右,暴雨泥石流摧毁了村里39户人的家园,所幸及时转移,没有人员伤亡。随后,村民们接受政府安置租住在各个地方。不过,他们依旧希望重回家园。

  67岁的李正国老人,房屋被毁后,一家人租住在镇上。镇上的居住条件不差,但用李正国的话说,还是不如自己的“狗窝”。“政府准备在其他地方为村民重建房屋,但和李正国老人一样想法的人占了大多数。”9日,流坝乡工会主席钟登才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为此国土部门的专家到原村庄考察,最后投入1000多万元,在村庄上方一块较平的地方,治理出了10亩土地。

  这是有且仅有的10亩可用于修建的地,他们打下了两排防滑桩,确保安全。在香港公益组织“仁人家园”驻成都办事机构的联系下,时任香港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的林君翰带着团队,来到金台村实地考察。“林教授非常热心公益,他决定免费为村庄设计。”钟登才说。

  设计

  “风从哪吹”“阳光从哪来”…… 设计方和村民充分讨论

  设计方香港大学与金台村之间的联系人、香港大学城村架构的研究助理/项目建筑师刘畅向成都商报记者介绍了这个项目。

  因为适合建房的土地有限,金台村的设计将城市的密集居住模式结合到乡村环境里,屋顶为农户进行自给自足的种植提供场地,而地面层的开放空间则允许他们开展简单的家庭作坊。

  “他们每次过来,都要广泛征求村民意见,所有人一起讨论……根据意见对方案进行修改。一年时间,他们往返了6次。”钟登才说。41岁的岳斌也参与了讨论,在其印象中,讨论内容包括了“风从哪里吹”“阳光从哪里来”“墙体颜色怎么选”等细节。

  39户人房屋被毁,经过征求意见,共有22户人愿意集中重建。这22户与建筑商签订合同,每平方米造价为1000元。

  林君翰团队每次来南江,都会带着设计好的模型、图纸,根据村民家中的人口,设计出一层半、两层半、三层半等多种户型。最终,20户人选择了面积160多平方米的两层半建筑。此外,村庄还修建了社区活动中心、沼气池、统一的污水处理池和净化废水的芦苇湿地。每栋居民楼的抗震性,都经过了模型的高强度安全测试。

  房屋墙体采用南江秋色——即红叶颜色,整个建筑有巴山民居的传统因素,又融合了现代民居的时尚。

  2013年,村庄正式开始建设,2015年初步建成。钟登才解释,香港大学在建设过程中,也在不断优化方案,然后建筑商进行修改,所以花了两年时间。2015年房屋建成时,村民迫不及待搬进了新家,他们特别想早点回家。到现在,22幢房屋已大部分装修入住。袁宗成是金台村时任村支部书记,也是组织村民的负责人之一。据其介绍,房屋一共有22幢,如何分是个问题,最后大家约定了“抓阄”的办法,抓到哪幢就是哪幢,“全靠运气”。

  探访

  还设计了社区中心 可开会办酒席,促进“人与人的沟通”

  9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驱车来到位于金台村四组的这个村庄。

  沿着盘山公路向上行驶到一条水泥公路,看到“牡丹园”三个大字,就算到了。远远看去,22栋居民楼错落分布于群山间,外墙均是巴山红叶的颜色。城里人向往的屋顶农场,这里家家都有一个。屋顶农场成梯田状,依着山势分布,错落有致,和周围的群山遥相呼应;村民可以种花种菜,屋顶有自来水可以浇水,蔬菜、花草沐浴着雨水阳光,自成一个循环的生态系统。

  村子里有公共街道,所有房屋都沿街排列,入口也设置在了临街方向,人们坐在自家门口,即可兜售农产品,如同集市一般。每幢房屋之间,有3米宽的通道,村里也有两条6米宽的街道。

  村子的下方,安装了污水处理设备,每家每户的污水、废水直接排进地下污水池,经过处理后流入芦苇湿地进行净化,再排出时已是干净的水。

  除了22栋民居,村里还有一处饲养家禽家畜的设施,可采集动物排泄物,充分利用沼气产生的清洁能源,省钱且环保。

  对于人与人的沟通,设计师打造了一个简单的社区中心。这是一个贯通村落的连廊,一层是敞开式的活动场所,大家可以在这里置办酒席、开会协商各项公共事务;二楼则是一个公共的屋顶花园,可以种花,甚至种果树。

  每一栋房屋的内部,都设计有一个垂直的内庭院。从室内,可以直接看到天空,提高了室内采光和通风环境,此外还设计了雨水收集通道。

  “屋顶农场,有V形和倒V形两种,站在高处看整个村庄,屋顶就像一朵牡丹花。”袁宗成说。

  生活的改变

  屋顶农场很方便 村里环境也变好了

  站在村庄高处,可以看到,村民们的屋顶农场都种植着蔬菜、花草等。张芬今年35岁,以前在外打拼,一年多前回到金台村,现在和父母一起住在弟弟家。自己的房屋,则紧挨着弟弟的房屋。在她带领下,记者进入房屋内部,一楼是一间厨房、一个客厅、一个卫生间以及一间卧室;二楼是三间卧室,楼顶则是屋顶农场。楼梯间处,有一个杂物间。张芬弟弟的房屋楼顶呈倒“V”形,张芬在上面种植着土豆、大葱、蒜苗。楼顶一角是一个水桶,打开水龙头,张芬就开始给蔬菜浇花。“这个屋顶农场真的太方便了,我要煮一碗面,在烧水的空隙,就可以到楼顶扯两根葱,不需要像以前在庄稼地种菜。”张芬说。

  除了屋顶农场,村庄的另一大改变,是环境。倒垃圾有统一的地方,家家都是独立卫生间,生活污水、废水直接排进了污水处理池。“村子里没有味了,连蚊子都要少一些”,就连村里的小孩,也被大人们教育“不能再像以前一样随地大小便了”。

  小小的“遗憾”

  “不能在家办酒席,始终少了一点感觉”

  房子当然不会十全十美。对于屋顶农场,41岁的岳斌就不太满意。在他看来,屋顶种菜,最不方便的是施肥,在农村,一般是给蔬菜施自然肥,但谁愿意“担着大粪从屋里经过”?

  但对村民们来说,每幢房屋以及村庄的空间太小,才是他们最在乎的事情。“房间太小了,在卧室放一张一米八的床后,最多只能放一个床头柜。”张芬说。村民赵英华老人也很有感触,以前,家家户户房屋前都有一个大院坝,可以晒粮食,也可以办酒席。但现在,晾晒粮食需要自己找地方。“如果哪家有个红白喜事,没有地方摆放桌椅,只有到社区中心办酒席”,李正学老人说,“但这样始终少了一点感觉”。

  对此,南江县流坝乡工会主席钟登才介绍,受地质条件限制,只能整理出10亩的土地,每幢房屋也只有那么大面积。教授们考虑到大家的生活习惯,修了一个社区中心,供大家办酒席,晒粮食。还剩一块地,可以供大家饲养家禽家畜,正在接受村民报名,统一修建。 “很多生活方式和习惯都在改变,我们也在慢慢适应房间小,村庄小等问题,但现在比以前干净多了,就像城里人住的别墅……”对于房子,赵英华老人总体上还是满意的。

  成都商报记者 汤小均 摄影记者 王勤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