咋这么傻!宜宾19岁小伙喝下百草枯"逼妈妈回家"

2018年05月14日 06:47:07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罗敏 编辑:许成嵩

  5月13日,母亲节,这天也是宜宾珙县19岁小伙谢云涛“为逼母亲回家”而喝下百草枯的第五天。有气无力的谢云涛自知等不到妈妈了。因摄入百草枯剂量太大、时间太久,珙县、宜宾及成都多家医院均表示无能为力。“希望我的死,能换来妈妈回家,能陪伴两个妹妹长大。”

  半夜

  爸爸救我,我喝了农药

  5月7日,珙县底洞镇两河村村民谢少奎有点高兴,远在内江打工的大儿子谢云涛回家了。自从去年打工回家后,谢少奎就独自在家照顾两个女儿和岳母。谢少奎种庄稼、喂母猪、养蚕,希望多挣点钱,供两个女儿读书,也给儿子找个媳妇。

  由于儿子回来得较晚,父子俩一夜无话。第二天,谢云涛帮父亲干了一天农活,父子俩聊了些闲话,其间,谢云涛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当晚,累了一天的谢少奎早早睡下。半夜,谢少奎突然被敲门声吵醒,门外传来儿子谢云涛带着哭腔的声音:“我喝了农药,爸爸快救我。”儿子的话让谢少奎大吃一惊,“你喝的啥子农药?”谢少奎慌忙跑到儿子房间,看到床前有呕吐物,旁边放了个白色塑料瓶子。谢少奎看见,瓶子上赫然写着三个字:百草枯。

  谢云涛用微弱的声音告诉记者,他是5月8日晚上11点多喝的农药。当晚喝百草枯后,谢云涛马上给妈妈打了电话。但妈妈听他说自己喝了农药,并没有表现出害怕和担心,而是陷入了沉默。“我说我喝了药,恐怕要死了,叫她回来看我一眼,结果她一句话都没有说。”谢云涛回忆,妈妈就这样和他僵持了一会,直到他呕吐后,感觉“遭不住”,才去敲父亲的房门。

  得知儿子喝了百草枯,谢少奎哇一声哭了起来,虽然没多少文化,但谢少奎听说过百草枯的“威力”:喝百草枯的人基本没救。一家人的异常响动惊醒了年近七旬的谢云涛的外婆,老人一听说外孙喝了百草枯,当即就昏过去了。

  谢少奎手忙脚乱,在邻居们的帮助下,给岳母掐人中救治,又连夜找车,将谢云涛送到底洞镇卫生院洗胃。“一路上,谢云涛都很清醒,他说喝了70毫升左右,吐了一些。”因情况危急,谢云涛被连夜转入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

  原因

  喝农药是为了“逼妈妈回家”

  谢少奎称,妻子得知儿子喝了农药,并没有主动联系自己救助儿子。在送医途中,儿子和自己反复拨打妻子电话,刚开始她不接,后来干脆直接关机,直到第二天。

  五天过去了,百草枯慢慢地侵蚀着谢云涛的身体。12日晚,他被家人再次送入珙县人民医院,但是医生表示无力回天。

  谢云涛喝百草枯后,曾亲口对14岁的二妹谢云欣说:妈妈在外面打工,两个妹妹全由年迈的外婆照顾,家里的负担就落在了爸爸和外婆身上。“爸爸压力太大了,哥哥认为妈妈应该回来,帮爸爸分担点。”谢云欣说。

  “你为什么要做傻事?”谢云涛的堂哥谢云林又急又气,他希望找到答案。谢云涛给堂哥的解释是:他希望妈妈可以回来,可以陪着两个妹妹,见证她们成长。

  “儿子说他本来想去买点农药吃,这样可以逼妈妈。吓一吓,妈妈就要回来了。”谢少奎说,但是谢云涛没有意识到他喝的“百草枯”是剧毒农药,喝了后受不了才向父亲求救。

  谢少奎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妻子袁某容是1982年生人,今年36岁。而比妻子大九岁的谢少奎,此前一直在外地打工,供养三个孩子和岳父岳母。近20年来,一家人虽不富裕,倒也和和睦睦。去年八月,在外面打了两年工的谢少奎给妻子打电话,高兴地告诉妻子自己要回家了。但意外的是,妻子非但不高兴,还叫他别回来了。

  谢少奎要送一个同村的老人回来,所以仍然按原计划回家了。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他下午回家,妻子一早就离家外出打工去了。“我们连面都没见上。”袁某容离家后,基本不与丈夫联系,也不接丈夫电话,只保持着和孩子们偶尔的通话。大半年里,年长的谢云涛经常劝妈妈回家,但母亲总是一口回绝。谢云涛说妈妈一般不会拒接他电话,但就是坚决不回家,也不告诉他原因。

  5月9日,谢云涛曾与母亲通了电话。谢云涛希望母亲回来看他最后一眼,但母亲仍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甚至称“让儿子放心去,不会回来”。

  疑问

  谁给了他百草枯?

  5月8日凌晨5点40左右,谢云涛被送进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室,进行了透析。治疗两天两夜后,病情并无好转,医院建议其转入上级医院抢救。

  但是,花了两万余元的谢少奎,从越来越多的渠道得到的消息,越发让他绝望。“很多人都说没救了,连擅长百草枯中毒治疗的成都崇州市人民医院医生,都说摄入剂量太大、时间太久,错过了最佳救治时间。”

  谢少奎告诉记者,谢云涛初中毕业后即外出打工,平时很少做农活,也没机会接触农药,此前没用过也没见过百草枯。“我们家里没有百草枯,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谢少奎怀疑儿子是在底洞镇买的百草枯,但是具体从何处购买,谢少奎并不清楚。他问儿子,但没得到确切答案。

  “谢云涛并不是真的想死,现在很多农药都无毒或者低毒,不知道为什么别人要卖给他百草枯。”儿子没救了,但谢少奎依旧保留着那个塑料瓶子,该百草枯的生产企业是江苏省南京红太阳生物化学有限责任公司,净含量为200克。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我国在2016年7月1日停止百草枯水剂销售和使用,但媒体的公开报道显示,市场上仍有百草枯销售。

  生命陷入弥留之际,谢云涛也意识到自己没救了。在宜宾一医院要求转院时,他就强烈要求出院回家。“不治了,死就死吧,只是希望我的死,能唤醒妈妈,能让她回家。”

  成都商报记者根据家属提供的电话号码试图联系袁某容,但其手机无人接听。电话号码显示的归属地为海南省海口市。

  13日晚,已经彻底绝望的谢云涛拒绝在任何医院抢救,甚至在当地义工组织承诺资助治疗费的情况下,谢云涛仍拒绝前往崇州市人民医院,让父亲接他回家,目前谢云涛已从珙县人民医院出院。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罗敏

  危险的百草枯

  口服3克可导致系统性中毒 其水剂在国内已停售停用

  百草枯,化学名称是1-1-二甲基-4-4-联吡啶阳离子盐,是一种快速灭生性除草剂,对人毒性极大,且无特效解毒药,口服中毒死亡率极高。目前已被20多个国家禁止或者严格限制使用。我国自2014年7月1日起,撤销百草枯水剂登记和生产许可,停止生产;但保留母药生产企业水剂出口境外登记、允许专供出口生产,2016年7月1日停止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但据媒体报道,市场上仍有不少水剂在销售。

  百草枯对人体器官伤害极大,对眼睛有刺激作用,可引起指甲、皮肤溃烂等;口服3克即可导致系统性中毒,并导致肝、肾等多器官衰竭,肺部纤维化(不可逆)和呼吸衰竭。因中毒前期治疗黄金期内症状不明显,容易误诊或忽视病情。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