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充:村民脑出血救护车出诊却被同村村民拦路 因其未出钱修路

2018年10月11日 06:40:47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王超 编辑:许成嵩

设置在村口的告示牌和路闸

  深夜,她阻拦载着脑出血病人的救护车近一个半小时……

  作为一名急诊科医生,徐刚还是第一次遇到:载着脑出血病人的救护车竟被人故意阻拦。

  8月30日深夜,南充市仪陇县仪陇宏济医院接到报警,辖区一村民摔倒致头部出血。救护车到场接上患者后,一村民却阻拦救护车离开。僵持1个多小时后,直到派出所民警到场,救护车终得离开。

  在赶回医院的路上,徐刚赶紧给放射科同事打电话,让其做好准备,患者需做CT检查……还好,经过抢救,患者脱离了生命危险。

  9月29日,患者出院第二天,成都商报记者前往事发村庄调查发现,这并非是当事村民第一次阻拦进村车辆,只不过这一次是救护车。而数次拦车事件背后的故事则更为错综复杂。

  事发当夜

  急诊

  22点30分:62岁老人摔倒后脑出血 救护车出车

  8月30日晚上,吃过饭后,62岁的易强往卧室走。他9年前“中风”,半边身子瘫痪导致行走不便。妻子邓琼担心自己一个人搀扶他会摔倒,赶紧出门叫住在附近的大哥来帮忙。

  邓琼刚走到院子里,屋内便传出“咚”的一声闷响。她慌张跑进屋,老伴倒在地上,鲜血不断从头部渗出。很快,住在附近的大哥、二哥赶来,几人合力将其扶到床上。

  仪陇宏济医院的出诊病历显示:晚上10点30分接到电话,10点32分出车(救护车)。

  救护车到达前往易强家的村口时,出诊的急诊科医生徐刚发现路口有一道上锁的路闸。他给报警人打电话,五六分钟后,村民易新兵拿着钥匙赶到现场,不巧的是,钥匙在开锁时被拧断。两人商议后,徐刚从车上找来一根撬棍,弄断上锁的铁链,救护车随后进村。

  晚上11点,救护车抵达易强家屋后的岔路口,支路通往村民王素华家的院坝。

  遭阻

  23点过:村民拦车:“进来可以,但不准出去”

  当晚,65岁的王素华睡得迷迷糊糊间,被一阵狗叫声惊醒,听到随后的说话声,她判断出这是邻居易新兵的声音,正在找村民易新正拿开路闸的钥匙。

  开启路闸的钥匙,只有王素华和易新正、易新寿3户人有。王素华说,这段进村道路,是他们3家人筹资修建的,若有车辆进来开启路闸,必须经过3户人同意。

  王素华穿好衣服,叫醒老伴出门来到院子里,不到一分钟,就看到救护车驶过来。她得知开锁的钥匙被拧断了,锁路闸的铁链也被弄断了。王素华有些不满。

  “我们当时说是有人生病了。”徐刚和司机向她解释,随后前往易强家里。徐刚初步判断易强是脑出血,“时间就是生命”。

  因为情况紧急,易强被抬上救护车后,徐刚当即为其进行静脉滴注止血,吸氧,同时用上心率监护仪。

  但当救护车准备离开时,却被王素华出面阻拦。徐刚回忆当时的情景:“(王素华)她挡在救护车后面不让倒车,还问我们是怎么进来的,并说‘进来可以,但不准出去’。”

  徐刚担心病人因耽误治疗发生意外,“毕竟车上的抢救设施有限”。他试图劝说对方放行,未果。

  “她(王素华)也没有提啥子要求,就是不让救护车离开。”徐刚想不通,拦车村民和患者家到底有多大矛盾,才会做出如此举动。

  僵持

  次日零点34分:派出所民警到场劝离 救护车得以离开

  得知送父亲的救护车被邻居阻拦,当时身在浙江的易明异常焦虑,他给王素华在成都打工的儿子易军打电话,希望他劝其母亲放救护车出村。

  易明说,父母和王素华一家确实有些矛盾,但自己平时过节回家仍会打招呼喊一声“二婶”。期间,他曾打电话给易新兵并让王素华接电话,“我说人命关天的事不能这样做,她说我没拦’。”易明说,但自己过了一会再打电话时,得知救护车仍被拦着。

  当晚,村干部也赶到现场协调,但无果。

  僵持了1个小时左右后,徐刚报警。31日凌晨零点30分左右,辖区派出所民警到场,拦车的王素华被众人劝离。医院的出诊病历上写到:0点34分,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救护车得以离开。

  赶回医院的路上,徐刚拨通了放射科同事的电话,让其做好相关准备。还好,经过抢救,在重症监护室待了半个月的易强最终脱离了生命危险。

  徐刚说:“这件事(阻拦救护车)对病人的病情还是有一定的影响,脑出血肯定是越早得到救治越好,病情加重,出血增多,进一步压迫脑神经,脑组织,后期恢复就要慢一些。”

 [1]  [2下一页 尾页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