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充:村民脑出血救护车出诊却被同村村民拦路 因其未出钱修路

2018年10月11日 06:40:47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王超 编辑:许成嵩

  背后原委

  修路

  3户村民先后自筹27万 终于修通760米村道

  仪陇县石佛乡龙金村1组,与同乡的强华村接壤。12户易姓村民集中居住的山脚被称为“易家房子”,户籍人口60人左右。

  交通不便一度让12户村民头痛。王素华想得比较远:“我们这里太偏僻了,没有公路,将来修房子砖也拉不回来,孙娃儿也不好结婚”。

  2010年前后,住在靠强华村一侧的王素华、易新寿和易新正3户村民,决定自筹资金修路,3户人筹资给强华村一笔“搭伙费”接入强华村村道,但此举并未得到其他村民的响应。

  78岁的筹资人易新寿说,修路占用了其他村民的田地,3家人就拿出自家的地调换,因为修路,自家田地已所剩无几。

  “开始修路的时候,只有我们3家人出力。”王素华说,毛坯路修过两次,第一次修的路不合格,又重新修,两次共花了7万余元,路垮塌过两次,也是3户人打石头修补,没有其他村民愿意帮忙。

  2016年初,3户筹资人再次筹集资金,将先前建好的760米长毛坯路,同强华村一起实施公路硬化。王素华说,她和儿子易军商量后,决定拿出家里的积蓄,又找易新寿借了4万元。

  易军说,3户人为修路共花27万余元,但不包括修路的误工费、生活费,直到去年,他才将易新寿家的4万元债务本金还清,尚有利息未还。

  焦点

  当初修路喊出钱时为何没人答应?

  事实上,这条760米长的村道从修建伊始,就为后来的种种矛盾埋下伏笔。

  龙金村村支书许辉说,修路前,12户村民中,有人提议村道路线应该从屋后山腰接下来,这样只需占本村土地。但也有村民觉得,从强华村接路的路线相对平缓,但最后,“路线还没定好,他们这3户就自己筹资修路了”。

  在村道建好已成既定事实后,对于9户未出资村民的通行问题,村干部曾组织过多次调解,但都未达成一致意见。

  许辉说,因为道路通行事宜未协调好,筹资修路的村民与未出资的村民之间也有了一种约定,没出钱的村民不开车进村。

  9月7日,龙金村村委会再次开协调会。会议记录显示,经初步核算,这条自建公路造价27.21万,一位此前未出资修路的村民表示愿意出两万,但不包括给强华村的“搭伙费”,遭到易新寿等筹资人的拒绝。因协调未果,3户筹资的村民仍坚持不同意任何车辆出入。

  石佛乡政府相关负责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村民阻拦救护车的做法肯定不对,接下来,乡政府和村上会继续将村民们召集到一起协调,该筹钱的筹钱,保证道路正常使用通行。

  目前已返回浙江上班的易明说,对于邻居阻拦救护车耽误父亲治疗一事,接下来准备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在成都打工的易军也觉得心里憋屈:“我妈拦救护车,法律上可能有错,但是道义上呢?当初修路其他人都不出钱,他们之前修路那么辛苦,现在还闹成这样”。

  法律视角

  即使自己出钱修路,阻拦救护车通行仍属违法

  在四川泰宇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何良平看来,村民即使是在自己承包地上修建道路,但这是大家进出的唯一通道,任何人都有权通行,包括车辆在内。但对于筹资修路的村民来说,外来车辆进入肯定会对公路的使用造成影响,如果是基于保护路面不被碾压的角度,禁止外来车辆通行,有一定的正当性,但任何人都没有权利拦截救护车、警车以及抢险车等车辆的通行,阻截这类车辆属于违法行为。

  四川蜀嘉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子石表示,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属于村民集体所有的,非村民所有,村民只能依户取得承包经营权,村民之间可以流转土地,但需依法办理相关手续,3户村民自建村道涉及改变土地使用用途,且未经村民集体讨论决定及办理相关批准手续,也不具有合法性。

  北京蓝鹏(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英占认为,村道也属于占用集体用地,私人无权占用,3户村民自己出钱修建村道,但占用了公共资源,因而无权禁止他人通行。况且,其修建过程未经相关部门审批,根据《公路法》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公路上非法设卡、收费、罚款和拦截车辆。

  “当然对于是否收费,各地规定不一致,即使收费也不能影响救护车通行。”王英占说,当事村民拦截救护车一事本身是违法的,若因此造成病人贻误治疗时机形成了损失,拦截人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成都商报记者 王超 摄影报道(文中易强、邓琼、易明均系化名 )

  无论何时,为救护车让行,既是社会的呼唤,也是法律的要求。

  这不仅仅是文明素质的体现,更是对公共道德的恪守和人类行为的底线……

首页 上一页 [1]  [2]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