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民刷“红包车”刷了数千元 遭遇Gofun封号

2019年05月02日 04:07:31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钟美兰 编辑:王敏琳

  / 平台 /

  从用车记录来看,他每一单用车都是两三公里,达到红包车返现标准即还车,“这一看就不是正常的用车行为,而是为了恶意刷红包。”

  / 用户 /

  “我承认我有一点冲着红包去用的车,但是这就跟参加超市促销活动一样,你没有禁止,现在我拿到了优惠你又说不行?”

  4月17日,成都市民刘先生发现,自己的GoFun共享汽车账户被冻结了,账户有金额4028元。经过长达半个月的沟通,他得知账户被冻结的理由是:红包刷得太频繁了。

  “里面的钱有一部分是垫付停车费返还给我的钱,凭啥子给我冻结?”刘先生说。GoFun表示,该用户存在恶意刷红包行为,公司不欢迎这种不文明用车行为。对此,法律人士意见不一,有的支持用户,认为共享汽车公司应当返还账户余额;有的认为此行为类似刷单,违背社会公序良俗,不受法律保护。

  用户不解

  账户突然被冻结

  被告知恶意刷红包车

  家住青羊区的刘先生是GoFun的老用户,4月17日,当他像往常一样打开GoFun APP取车时,发现自己的账户被冻结了,他联系到Gofun成都本地客服。“他们告诉我是因为我刷了他们的红包车,占了他们Gofun的便宜,所以才给我冻结的。”

  5月1日,刘先生接受采访时介绍,红包车是GoFun为了鼓励用户使用车辆推出的一种优惠活动,这种车一般停在马路边上,是GoFun与成都交投合作的一个项目,要先垫付停车费,车辆使用完毕后,GoFun再通过奖励的形式返还,并发放红包奖励。

  记者从刘先生的GoFun客户端看到,刘先生用车总里程为10448公里,用车次数为1115次,总时长1078小时。4月1日到4月16日,每天平均用车次数为3到4次,很多次用车间隔时间仅为半个小时。仅4月16日,他用车5次,每次行程不过几公里。根据红包车规则,要得到优惠行驶里程必须达到2公里以上。

  记者调查

  一天拿到了5笔奖励

  金额12元到28元不等

  “这个活动刚开始时发生过一个小插曲,我达到了2公里,支付了停车费,但是却没有给我返钱,我投诉了才返了钱。”刘先生说,账户的4028元基本上都是他通过红包奖励拿到的钱。

  记者从刘先生的GoFun客户端看到,仅4月16日,他一共拿到了5笔奖励,金额12元到28元不等。“我是垫付了停车费的。”刘先生说,只不过他支付的停车费要不以现金的方式支付,要不是朋友帮忙支付,因此没有凭证。

  刘先生说,经过长达半个月的协商,GoFun成都客服提出解决方案,将账户余额清零,把押金退还给他;而他拨打了400客服,北京总部客服提出,账户余额和押金都不退。“凭啥子呢,账户余额有一半的钱是我自己垫付停车费返还的,这部分钱应该还给我。”刘先生说,何况在GoFun的用户协议中并没有说用户不可以频繁使用红包车,“我承认我有一点冲着红包去用的车,但是这就跟参加超市促销活动一样,你没有禁止,现在我拿到了优惠你又说不行?”

  GoFun回应

  账户被封有三个原因

  “他恶意刷我们的红包车”

  记者拨打GoFun客服电话,客服表示,刘先生账户被封有三个原因:第一,是没有配合处理违章;第二,私自拿走车钥匙不按时归还;第三,恶意刷红包行为。“他恶意刷了我们的红包车,他使用的车都不需要支付费用的。”

  GoFun公关王小姐表示,刘先生账号被封是因为有多种不文明用车行为。第一,1月28日,私自将车钥匙拿走不按时归还,为此公司将他的账户冻结,支付了配车钥匙费用之后才解冻;第二,4月17日公司发现他有拆车GPS的行为;第三,从刘先生的用车记录来看,他每一单用车都是两三公里,达到红包车返现标准即还车。“这一看就不是正常的用车行为,而是为了恶意刷红包。”

  王小姐说,对于这种恶意刷红包行为,公司有理由怀疑他的诚信。“我们不欢迎这种不文明的用车行为。”王小姐说,目前来看,账户余额4000多元均是公司返给刘先生的钱,如果刘先生能够提供垫付停车费的凭证,公司可以将这部分钱还给他。“

  观点交锋

  合法收入

  还是恶意刷单?

  观点1

  获得红包的行为正当合理

  应当受到法律保护

  北京市君泽君(成都)律师事务所方毅律师认为,用户遵照共享汽车的用车规则和获得红包的规则合法取得的金额应当受法律保护。“他自己使用合法手段找到了红包车,获得红包的行为正当合理,应当受法律保护,共享汽车公司应当将账户余额返还。”方毅说。

  观点2

  利用规则漏洞不当得利

  用户的行为类似于刷单

  四川卓安律师事务所律师蒋健则认为,用户在注册用车时与公司签订用车条款,这些条款明确了用车、获得红包以及红包的使用规则,一般情况下,双方按照合同履行义务和享受权利。“然而,消费者享受权利是有约束性的,就是不能违背社会的公序良俗。”

  蒋健说,共享汽车推出是为了方便消费者,其循环使用越多对消费越有利,非传统模式的经营方式存在一定的漏洞,该消费者的用车行为不是为了正常消费,而是利用规则漏洞获得不当得利,类似于刷单,给公司运营和其他消费者用车造成了损害,他的权益不能影响其他人的权益,因此不应当受法律保护。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钟美兰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