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情债”减负 安岳一村庄试点成立红白喜事理事会

2017年11月28日 07:47:08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 王祥龙 田雪皎 编辑:许成嵩

  11月24日,资阳市安岳县岳新乡新田村,村民张孝宣接到了远在浙江的丈夫胡文华打来的电话。他们的女儿10月份出嫁,因为村里的红白喜事理事会反复做工作,原本计划办20多桌的婚宴,最后只请了两三桌至亲。这件事让胡文华心里有点没底,但他听说女儿在婆家一切安好的消息后,才放心地挂了电话。

  时间回溯到3年前,在新田村,村民逢事必大办,宴请名头多达10余种,很多村民家庭每年收入不过两三万,但送礼就得花费五六千元,更有甚者过万元,“人情债”曾经是这里村民的重负。

  为了改变这种风气,2015年,岳新乡在新田村试点成立红白喜事理事会,引导村民养成文明简朴的新风气,反对大操大办、攀比送礼和铺张浪费。此后,各种宴请逐步减少,红白喜事理事会的工作也得到大多数村民的拥护。近日,这项试点在岳新乡11个村全面铺开。

  陋习

  购买新车也请客 村民每年送礼多达五六千

  2015年前,胡文华嫁女儿不办酒席这种事,在新田村几乎不可能。

  当时,婚丧嫁娶、新生贺寿这些中国数千年的传统宴请习俗在新田村尤为盛行,凡有红白喜事的家庭,都在家门口大摆“坝坝宴”,邀请左邻右舍参与,参加宴席的村民都要送礼金。

  “互相比着送,最开始送50元、100元,到2014年最多的要送600元、800元。村民都被这些人情债绑住了,人家给你送了礼,你不去还礼,别人会笑话你。”新田村村支部书记邓天明说,为了收回送出的礼金,村里开始多了一些新“名目”宴席,除了喜宴、丧宴等,甚至购买新车、装修房屋也要大宴一番。

  邓天明说,这种风气让红白喜事变了味,而且酒席也办得越来越高档,有些人把鲍鱼、大虾等珍贵食材搬上了桌,“撑面子,一桌20多个菜,吃不完的全浪费了。”

  “2014年,我们村人均收入不到1万元,一个家庭全年支出在1.3万元左右。”邓天明说,很多村民一年生活支出都不到3000元,但光送礼金就送出去五六千元,最多的一年要送近万元,送礼成为村民的一种负担。

  破解

  成立红白理事会 坝坝宴大厨成首任理事长

  2015年,岳新乡政府对全乡11个村进行调研发现,“人情债”绑架村民的现象,新田村不是个案。

  当年5月,在岳新乡纪委的指导下,新田村试点成立了红白喜事理事会,共有成员10人,经过投票,当地有名的“坝坝宴”厨师张孝勇被选为第一任会长。

  “红白喜事理事会主要就是帮助村民操办喜事,引导村民在办喜事中养成简朴节约的新风气,张孝勇的厨艺大家都信得过,他来做这个会长是大家共同的心声。”邓天明告诉记者,张孝勇作为厨师和会长的双重角色,既要帮助村民做好宴席,又要劝导村民合理请客,办多少桌,用多少食材,这些还是需要厨师的建议,按照自愿原则,村民家里有事就可以请红白喜事理事会去帮忙操办,红白喜事理事会成员义务帮忙,每桌仅收取50元左右的加工费。

  “不需要我们帮忙的,我们也要监督他们办宴席的桌数和菜品。”张孝勇说,章程规定要求喜事新办、丧事简办、尽量少请客、甚至不请客,不送礼、不收礼,我们也按照这个要求监督劝导大家。

  新风

  嫁女不再请村民 “喜事新办”没有觉得不妥

  今年10月3日,村民胡文华大女儿胡娅希出嫁到龙台镇,家中首次办喜事,本应该高朋满座的胡家,却没有宴请一个村民,只请了两三桌至亲,陪着女儿走上婚车。

  “按以往那种风俗,胡家嫁女儿这种大喜事,请客起码是20桌。”张孝勇说,在得知胡文华即将嫁女儿之前,他带着理事会成员来到胡家,把村里的新规章给胡家人宣传,起初胡家部分亲戚还是不接受,经过大家反复做工作,胡家人最终还是接受了建议。

  于是在结婚当天,胡家并没有通知村民,仅仅在龙台镇宴请了两三桌至亲,村民都是事后很久才知道胡家大女儿出嫁了。

  “不想惊动大家,自己简单办理就行了,一样的热闹。”胡文华的父亲胡再海说,自己是老党员,又是退休的村干部,对新田村倡导的新风气一定要带头支持。

  胡文华妻子张孝宣说,10月3日女儿出嫁,按照理事会的章程“喜事新办”,家人和女儿都没有觉得不妥,女儿一样开 开心心出嫁,因为村里早已盛行这种简办风气。

  成效

  文明之风逐渐养成 全乡11个村推广这种试点

  胡文华嫁女儿不请村民,只是红白喜事理事会试点两年多初见成效的一个缩影,两年多来,该村红白理事会成员访遍了全村800余名村民,向大家宣传新制度,倡议喜事新办,大事小办新风气。

  “这种新风气确实好,每年人情钱都要节约好多,大家都很习惯了。”今年,村民高胜福69岁生日当天,按习俗应该操办大型寿宴,但最终变成了仅有一桌的家庭聚会。

  宴请少了,邻里关系会不会疏远?村民联络感情怎么办?张孝勇说,他们动员村里少数民族舞蹈队,带领村民一起跳坝坝舞,编排节目进行表演,让村民有机会坐在一起沟通交流,“我们还准备把大家互相帮助采摘柠檬写入章程,建立新的乡邻关系。”

  从2015年5月到2017年11月,新田村应办未办、大事简办的红白喜事有100余起,“不仅遏制了铺张浪费,每户村民每年节约人情支出达3000元左右。”岳新乡党委书记黎新春说,试点取得很好的反响,目前已在全乡11个村推广这种试点。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见习记者 王祥龙 记者 田雪皎

  原标题:为“人情债”减负 安岳一村庄试点成立红白喜事理事会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