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照片让流浪多年的他找到了家 也让父亲解开38年心结

2018年06月21日 03:40:45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王明平 编辑:王敏琳

  对今年已经43岁的沈平来说,他的人生在38年前就已经改变。那年,沈平只有5岁,上小学一年级,因为贪玩,被父亲沈龙丁揍了一顿。几天后,他对正在做饭的姐姐说,“我去上个厕所。”谁知道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

  38年后,转机出现。今年5月,在深圳志愿者和四川、深圳等地警方帮助下沈平找到了家人。6月10日,中江县白果乡彩虹村,82岁的老人沈龙丁终于等到了失散38年的儿子。

  被拐

  38年来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1981年,年仅5岁的沈平在中江县白果乡上小学一年级,因为贪玩,没有按时回家,被父亲狠狠揍了一顿。

  几天后,他在老家附近的一个小树林玩耍时,两名陌生男子来到了村子里,沈平被2名男子以买新衣服穿、买饭吃诱骗带走。

  此后,沈平经历坎坷,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他辗转流落江苏省、山东省等地,期间还遭遇过养父母苛待。直到10岁时,沈平又被陌生人带到山东省菏泽市一户乡村人家,才算安定下来,也有了现在的名字陈学亮。

  在山东菏泽市,沈平总算遇到了好人家。“养父母待我很好,如同亲生儿子一般,家里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然而好景不长,哥哥成家后,沈平受到了嫂子的排斥。1999年,他离开山东,来到深圳打工,后来因为钱包遗失,身份证也一同遗失,他一直流浪至今。

  寻找

  每到一个地方先寻找弟弟

  而在四川老家,沈平失踪后,姐姐沈桂容跟着父亲四处寻找,附近的乡村都走遍了,绵阳市也去过了,都没有找到弟弟的踪迹。

  对这一家人来说,“被拐卖”是挥之不去的阴影——早在沈平被拐卖之前的两年,他的母亲也被拐卖。沈平失踪后,一家人充满了负罪感,“是我没有照看好他。”沈桂容说弟弟丢失的时候是1981年的秋季,弟弟刚读小学一年级,那天她在做饭,弟弟在旁边玩,说了一声“姐姐我出去上个厕所”,就再也没有回来。

  那段日子,沈桂容和父亲四处打听弟弟的下落,经常难过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常常梦到弟弟说“姐姐我冷”,总是在睡梦中哭醒。回忆起弟弟被拐前的点点滴滴,她说弟弟小时候很顽皮,喜欢吃中江挂面,滚铁环…… 在父亲沈龙丁心里,埋藏着深深的自责。沈龙丁一直认为,是他打了儿子,儿子才负气离家出走的。

  16岁那年,父亲重组了家庭,沈桂容也辍学外出打工。2014年3月18日,沈桂容辗转找到了被卖到河南驻马店的母亲李金玉。“头发都白了,一口河南话,已经不会讲家乡话了。”在那个四面都是黄土的农村里,母女俩抱头痛哭。

  转机

  一张照片让他找到家人

  找到生母后,2016年,沈桂容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弟弟找回来。她在宝贝回家网站上传了寻人信息,还放了一张儿时姐弟俩的合影照片。然后,她开始每天期待能有好消息。

  今年5月,她意外地接到了一个来自深圳的电话,告诉她沈平已经在罗湖区东门一带流浪了19年。她介绍,宝贝回家网一名叫“若邻郎”(网名)的志愿者把找到沈平的消息告诉她时,她又惊又喜,“那感觉就像中了500万”。

  5月8日,“若邻郎”的一个朋友去东门办事,发现一个正在流浪的中年男子。他随口问了几句,发现这名男子思维清晰,对家乡和亲人的信息都记得很清楚,而且有回家的打算,于是他就给这个人拍了照片,连同基本信息转给了“若邻郎”。“若邻郎”按照这名男子提供的基本信息在网上搜了一下,很快发现这个自称沈平的流浪汉应该就是沈桂容要找的弟弟。5月20日,“若邻郎”找到了沈平,得知“若邻郎”的来意后,他表示愿意接受志愿者的帮助,回到原来的家。

  5月30日,深圳市公安局收到沈龙丁和李金玉的DNA血样,送交市局技术处进行比对,经证实陈学亮与沈龙丁、李金玉符合亲子关系。

  “弟弟找到了!”沈桂容得到消息后,立马和堂哥坐飞机从老家赶来深圳。6月7日,当被拐38年的沈平见到姐姐时,他将姐姐紧紧抱在怀里,用乡音说“我也想你们!”沈平与姐姐、堂哥见面时抱头痛哭。

  回家

  想留在父亲身边尽孝

  6月10日上午,中江县白果乡彩虹村4组阵阵鞭炮声迎接着沈平的回家。

  道路这头,沈平身挂红缎,一步一步迈向家门口,道路那头,82岁的老人沈龙丁在等待儿子回家。沈平看到阔别38年的父亲,快步跑了上去拥抱“爸爸,我回来了!”一家人抱头痛哭。这个拥抱,他们足足等了38年。

  “儿子回来了,走,回家!”老人高兴地向众亲友宣布这一喜讯,并摆上宴席宴请亲友。祭拜完先祖后,一家人坐在一起,拉起家常,对他们来说,38年的空白,彼此一定有说不完的话。

  父亲沈龙丁说出了心里话。“平娃,是不是我那次打了你,你才离家出走的?”“当时你打我的时候,我确实没有想过,因为老子教育儿子,我知道你是对我好,是骗子把我抱走的。”“我打了你,我心里也不好受,往后不打你了 。”说到这里,沈龙丁双眼湿润了。“我都理解了,往后我一定听你的话,出去干活,孝顺你老人家。” 听完儿子的话那一刻,父亲38年的自责终于放下了。

  虽然父亲沈龙丁和继母陈红芳在中江县生活,但是他们修葺着老家的房子,就是盼着儿子有朝一日能够回来。谈到以后的打算,沈平说,要回老家和父亲一起生活,赚钱,尽孝。 目前,沈桂容和沈平正在山东办理沈平的身份证和户籍等事宜,希望沈平真正成为一名中江人。

  成都商报记者 王明平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