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年终优惠”有多优惠? 满减、折扣价远高于堂食

2018年01月25日 04:48:19 来源:成都晚报
记者:闫宇恒 编辑:王敏琳

  太升南路一餐馆

  猪肘拼肉卷套餐价格为16元

  涨价

  外卖平台上的价格为24元

  打折

  价格为23.9元

  金牛区金罗路一餐馆

  一份鱼扒饭公示价为14元

  涨价

  外卖平台上的价格为32元

  满减

  (“满30元减20元”)

  价格为16.5元

  眼下年关将近,几大外卖平台不断推出“红包返现”和“满减”等优惠活动吸引大家消费。不过,记者走访发现,同样的食品,门店堂食的价格要比网上低很多。此外,还有商家透露,不少外卖食品都要比堂食的量少一些,这其中还有哪些猫腻?

  记者看到,一份猪肘拼肉卷套餐价格为16元,而外卖平台上的价格为24元,打折后为19.9元,仍然要比堂食贵3.9元。加上2元餐盒费、3元配送费,价格为23.9元,比门店价格高了7.9元。同样在金牛区金罗路的一家餐馆,挂在墙上的价目表中,一份鱼扒饭价格为14元,而外卖平台上的价格则为32元,如果参加“满30元减20元”的满减活动,加上餐盒费、配送费,要支付16.5元,依然比店内的价格要贵。

  记者走访

  先涨价再降价 满减后价格仍高于堂食

  记者在一家外卖平台上发现,不少商家推出的优惠力度非常大,比如满30元减15元,部分商品3折、4折优惠等,让许多消费者十分动心。然而,这些优惠活动真的如此优惠吗?记者走访了市区十多家入驻外卖平台的餐饮店发现,大多数商家都采用先涨价再降价的方式搞活动,并且优惠之后的价格仍然比堂食要高。

  在太升南路一家卖猪脚饭的餐馆,记者看到,一份猪肘拼肉卷套餐价格为16元,而外卖平台上的价格为24元,打折后为19.9元,仍然要比堂食贵3.9元。加上2元餐盒费、3元配送费,价格为23.9元,比门店价格高了7.9元。同样在金牛区金罗路的一家餐馆,挂在墙上的价目表中,一份鱼扒饭价格为14元,而外卖平台上的价格则为32元,如果参加“满30元减20元”的满减活动,加上餐盒费、配送费,要支付16.5元,依然要比店内的价格贵。

  商家诉苦

  平台费、配送费太高 不加价赚不到钱

  “平台收的费用那么高,不提价我们只有亏本。”一家餐馆的老板告诉记者,外卖平台的“平台费”大概在8%至10%,每送一单都要支付给外卖平台一定的提成,这部分成本自然而然就被转移到消费者身上。据其透露,对于有些外卖、堂食价格一致的餐馆,则大多数会通过减少分量、降低质量来维持平衡。

  “我们之前也入驻了外卖平台,但经营了一段时间,发现不仅没赚到钱,还赔了不少,不得不退出。”白果林附近一家面馆的老板告诉记者,主要是因为平台费、配送费太高。他跟记者算了一笔账,以店内在售的二两面条为例,门店堂食9元,成本价5至6元,赚3元多一点。如果加入外卖平台,要收2元的平台费、3元的配送费,如此算来都超出成本了,因此只能将价格上涨。“我们在外卖平台上一份面的价格为12元,即使按照12元来算,也就只赚得到1元多。”老板说,不希望通过压缩成本的方式来达到盈利,所以只得退出平台。

  不少入驻外卖平台的商家还告诉记者,外卖平台也采用竞价排名的原则,对销量多的商家有优先排名的奖励,如果商家想提升排名,则需要通过向平台售卖,这无疑又增加了成本。

  记者以意向入驻的商家身份,电话咨询了某外卖平台,客服人员介绍,入驻的话需要缴纳15%左右的平台费,就是说一个10元的单子,平台要抽成1.5元;如果使用平台专门的配送,则每单将抽取25%左右的费用。不过,客服人员也表示,具体费用会受地区、道路、环境等因素影响上下浮动,具体要平台工作人员上门进行评估确定。

  ○律师说法

  应显著提醒外卖价高过堂食

  “先涨后降”属虚假促销

  法律人士指出,价格法明确规定了经营者销售商品提供服务,要明码标价。如果外卖的价格高过堂食,一定要以显著的方式提醒消费者注意。“先涨后降可能涉嫌价格欺诈,相关部门可对商家平台进行处置。”北京万商天勤(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马飞飞认为,如果价格虚高超出合理范围,之后再进行价格优惠,属于虚假促销宣传。且通过满减、折扣等手段让消费者觉得有优惠,但实际上没有,甚至比原来的还贵,这本身也是一种不诚信行为。

  成都晚报记者 闫宇恒 实习生 张羽

特色栏目